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国内>> 教育大家谈>> 正文内容

功利心异化了师生情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07-11-29
点击数:

    近日看到中国教育报开辟了“高校师生关系渐行渐远”的话题讨论,很有感触,先来说一下作为在读大学生的我近来遭遇的一件小事吧。

    我在自己所在学院的团委、学生会、社团等组织,一直是一个“方外之人”,不是能力不足,而是不“感冒”。只是在一年前,我凭着兴趣加入了一个理论研究性质的校级社团。一年下来,干得还不错,算是社团里的“高层”了,举办的一些活动也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10月份,社团评选先进个人,我理所当然拿到了一份推荐表,表上“院系意见”一栏需要有院系主管学生工作的老师的评定并盖章。面对我的推荐表,学院老师虽说最后也满足了我的要求,但态度很不耐烦,表情相当冷漠。难道学生取得成绩老师不高兴吗?我感到困惑。

    “你搞了那么多活动,都跟学院一点关系也没有!”老师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明白了一切。不管我做了多少,只要是没有给学院带来利益,就是这种“待遇”! 
 
    我不得不深思当前大学校园主管学生工作的老师(特别说明的是以下所谈到的仅指此概念下的“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在老师心里,学生被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拨,一拨与老师走得比较近,平常参加的活动基本都与学院有关;另一拨则是像我这样的——基本与学院、学生会等组织没啥关系,有可能凭着兴趣参加了校园社团或者什么社团也没参加。为表述方便,姑且不恰当地将这两拨学生称为“支柱学生”与“散员学生”。

    “支柱学生”由于所做的事关系到学院荣誉,往往备受老师关注,加上“支柱学生”若是代表学院在某某比赛中获奖,老师也就肯定会相应获得“优秀组织奖”或者奖金等利益奖励,所以平常的评优、评奖学金什么的,总能够得到老师更多的青睐。而“散员学生”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给老师带来直接的荣誉或者实际利益,对于他职位的升迁更是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无论做出了多大成绩,在老师眼里都无关紧要。

    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正是在老师的这种功利心的冲击下变得日益淡保老师的逻辑是:学生所参加的活动不能为我带来实际的利益,我当然懒得理会。学生的逻辑则是:既然老师对我漠不关心,我为何还要对你心存感激?

    在大学里,毕竟“支柱学生”还是少数,大多数还是游离在学院之外的“散员学生”。一方面,“散员学生”对老师这种建立在利益层面上的区别对待一直是颇有微辞、心存芥蒂,老师对这样的学生也是不闻不问,因而两者不相往来的情况非常普遍,在评优阶段关系更是相当敏感;另一方面,“支柱学生”虽说比“散员学生”会得到老师更多的照顾,但是得到这种照顾的代价可能是牺牲了自己的兴趣,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兴趣不能当饭吃啊,评优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一个小小的辅导员老师权力有多大。”同学告诫我说。但是在与“支柱学生”的接触中,我发现他们对老师的那种毕恭毕敬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表面的。更确切地说,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你帮我做事,我给你好处。这样的环境下,师生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的几率想必是微乎其微的。

    作为以育人为目的的高校,关注的应该是每一个学生,老师以功利的眼光将学生“一分为二”,难道不是畸形的短视吗?老师难道不应该为所有取得成绩的学生感到骄傲吗?利益,让一部分学生远离了老师;利益,让一部分人口是心非地接近老师。这两种情况本质上都反映了日益严重的师生关系如纸薄的状况。事实上,师生之间因利日渐淡薄的关系也影响了学生之间的关系。近年来大学里日趋严重的“学生会官僚化”,就是利益驱动下的必然结果。

    利益,何以拥有如此大的魔力,让曾经在我们心中写满“美好”字眼的师生情谊异化得如此不值一提?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