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校长视点>> 正文内容

沈茂德:我对教育原点问题的基本理解

作者:江苏省天一中学校长 沈茂德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1-09-06
点击数:

  近30年的校园生活,从走进教育,渐浙认识教肩,我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生,又迎来一批又一批孩子。从一个普通的青年教师,逐渐走上学校管理岗位。走在美丽的校园内,聆听着校园的钟声,虽然校园生活忙碌而平凡,但面对孩子们的成长,总有面对森林蓬勃的感觉,确有一种职业的自豪与幸福。
  在园丁看来,小苗茁壮,鲜花盛开是心中永远的梦。在教育工作者看来,孩子们的成长与成功就是教育者的荣光与幸福,一批批孩子们的成长与成功就是教育工作者心中永恒的欢歌。在我看来,教育是改变一个命运,增加一个家庭喜悦,升华一个民族素质的事业。教育工作者有责任帮助每一个孩子选择个性与特长发展的方向,并竭尽教育工作者的努力和智慧帮助每一个孩子走向成功。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就应该“艰辛并快乐着”。
  随着职业角色的深入,在努力探索学校管理工作的同时,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对教育本质的理解,我们对教育智慧的研究仍然是任重道远。静下心来凝视教育,反省教育,面对着教育理论研究的概念化、形式化、教育实践的过度工具化、功利化,常有一种惶惑与不安,面对着学校越来越多的荣誉与成绩,内心却时常处于一种混沌的思考与痛苦的反省之中:教育是什么?学校是什么?学生是什么?教师是什么?如何培养学生?如何使学生发展得更好?今天的学校究竟缺什么?今天我们如何做教师?重点中学的校长应该更关注什么?……许多问题经常叩击着我的心灵,我时常会在理想的教育与教育的现实之间陷入深深的迷惘。思考时常是痛苦的,但强烈的责任感又使我难以回避这种痛苦。每当写出一些心中的东西,常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舒畅,每当进入理想教育的憧憬,常有“面对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
  一、教育是什么?
  教育究竟是什么?我认为教育首先应该是一种保护:保护孩子们的童性,让孩子们拥有应有的天真与调皮,让孩子们的生活每天拥有歌声与欢笑。保护与完善孩子们的个性,学校的责任应该是发现并赏识每个孩子的长处,并把它无限放大,同时也应以教育工作者的眼睛发现并校正孩子们的“任性”。
  我更认为,基础教育不仅应有“基础知识”的传承与“基本技能”的训练,更应有人生价值的引导和思维的启迪,基础教育决不是要把每个人炼成钢,它应该为每一个人的终生发展奠定基础,使每一个孩子具备经营幸福人生及推动社会进步的憧憬和能力,使每一个孩子都能热爱生命、热爱学习,具有人文关怀与国际视野。真正的教育应该让每一个孩子懂得什么是幸福和如何去追求幸福。
  在我看来,教育的主体是一个一个的儿童,教育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这些生命,应该得到尊重、保护和关爱。每一个孩子又是有着身心差异的独立个体,承认这种天性差异及其发展过程的差异,应该成为基础教育的一条基本原则,让每个孩子都能自在生活,让每个孩子都有恰如其分的学习应该成为现代基础教育的基本理念。
  当新课程向我们走来时,我们满怀着期盼和激动。在我看来,新课程本义是一种回归,她就是我们丢失已久的梦:“学校应该是让每一个孩子可以放声歌唱的幸福乐园。学校应该着力于发展每一个学生的智能优势,挖掘每一个学生的智能潜力,满足每一个学生的学习需求,促进每一个学生的个性发展,让每一个孩子感受学习过程的快乐和学习成功的喜悦。
  二、学校是什么?
  学校是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回忆,在我们每个人的学生时代,学校是什么?或者说,学校的哪些给我们留下了最深的印象?这样,我们就不难回答“学校该是什么”的问题了。
  学校本是儿童的世界,儿童世界应该充满了天真的幻想、无限的理想,也正是这种幼时的幻想与理想才最终产生和创造了成人世界的灿烂;学校不仅仅是砖瓦堆砌起来的建筑,学校的历史也不仅仅是一幅幅泛黄的老照片,学校更是建筑中的人与事,学校更是老照片后的故事,更是学校中的人和事多年积淀和衍生出的一种文化。当孩子们走进学校时,能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求,满怀着对未来的希望;当孩子们行走在校园中,能感受着学习的快乐和充实,品位着友谊的纯洁与美好,沐浴着来自师长的希望和爱护;当孩子走出校门时,学校应是一个像家一般充满温情与留恋的地方,学校文化永远留在孩子们记忆的深处。
  诚如一位哲人所语:学校的精神滋养,是抽象的,是一种气质,一种格调,难以确指,但真切存在。如云如水,水流云在。
  还学校于其本义,还孩子于其朝气灵动,还教师于其儒雅大气。学校的文化要让师生在一种浸濡中共同成长,学校因为学生的朝气与教师的奋发而散发独特的魅力,我们盼望这样一种美景:学校中的景物都因人的存在而散发着文化的气息,生长出属于一个学校的精神特质……
  三、学生是什么?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与特长。教育工作者应敬畏每一个生命,应尊重每一种独特,应让每一种个性与特长得到张扬,不仅仅以教育的名义,更是出于对孩子的尊重。
  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已的一份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是有个性的、鲜活的求知者。孩子们应该拥有天真和调皮,孩子们的校园生活应该有欢乐和歌声,每一个孩子可以有缺点和错误,每一个生命应该因舒展的成长而欢快。
  每个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面对丰富多彩的世界,他(她)内心总是有着自己的喜恶与选择,作为教育者,我们应当尊重这种选择的权力,并适当地给予正确的引导。在现有的评价机制与学校最大可能下,尽可能多的为孩子们的发展提供多样化的选择,给他们提供各种学习条件与机会,甚至是给孩子们创造全新的条件与世界性的舞台。但必须认识,学习与发展的主体是学生自己,让学生在不断的选择和尝试中,最终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不管成功或失误、顺利或磨难,任何学习过程才可能成为他们受益终身的财富。
  我们可以坚信:给孩子打开一个窗口,他们会还给我们一个精彩的世界。
  长期的教育实践告诉我,要让孩子有高位、持续的发展,每一位父母、每一位教师一定先要有一个好的教育心态和一个坚定的教育信念,只有有了正确的心态和坚强的信念,才会有科学的教育方式。
  在我看来,基础教育要确立孩子对生活、对人生的热爱,从而滋长并强化仁爱之本性;要在生活与学习的过程中不断培养孩子对科学和人文的兴趣,进而发展为对某学科、某领域的爱好,乃至内心的无限向往。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内心洋溢的人性和对科学(或人文)的爱好才是一个人走向人才、走向巨人、走向伟人的两个翅膀。
  每个孩子本无太大的差异,但随着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差异,渐渐的,孩子有了不同的人生。可以说,教育奠定了孩子的方向和高度。由此,帮助每一个孩子走向成功,就成为教育工作者的神圣职责。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座金矿”决不仅仅是一种教育理念,它更是一种基于责任的教育信念,是基于对孩子们的深爱滋生的一种教育期盼。我更希望这种理念、信念,期盼能化为一线教育工作者相信的工作原则,并融化在教育工作者每天的教育行为中。
  我对“金矿理念”的全面诠释是:
  1、我们要坚信“每一个孩子具有极大的潜能”,我们应该千方百计帮助孩子建立自信。
  在教育工作者的内心要建立“全纳思想”,相信每一个孩子具有各不相同的智能组合在影响着孩子们的发展,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家长、教育工作者要真正呵护和内心赏识每一个孩子,并让热腾腾的情感和无处不在的关爱、激励牢固确立孩子热爱生活、挑战人生、战胜困难的自信。
  2、我们要坚信“无限的期盼与足够的耐心绝对是一种强大的引导力量”,我们应想方设法让孩子“每天进步一点点”。
  在教育实践中,要让每个孩子始终感到“老师信任我”。
  帮助每一个孩子充分发展应成为教育工作者的行为自觉,面对每一个孩子,教育工作者应始终以极大的热情帮助孩子们一步一步发展,以教育的智慧和滴水穿石的耐心等待孩子的进步,让期盼的力量和无处不在的引导伴行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
  列宁曾这样教导我们,“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对真理的追求。”长期的教育实践使我更加坚信,只有生活在热腾腾的情感影响之中的孩子,才会有阳光的心态,有人生的七彩梦想,有一步一步坚实向前的寻梦行动。长期的实践使我们可以确认,有良好教育质量的学校,其基础一定是爱生文化洋溢的学校。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学生内心的美好情感被调动起来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强大的学习动力。
  3、我们要坚信每一个孩子具有完全不同的个性,我们应该敏感学生的个性,竭尽全力张扬学生的个性。
  “每个孩子都是一座金矿”的教育理念,强调的不仅是家长、教育工作者心中应该有“教育期盼”的一种情怀,即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发展的潜能,更应有一种教育的理性,即承认个性的差异,确立“每一个孩子是如此的不同”的理念,帮助孩子们分析个性,确定优势发展的方向,还要有良好的教育情操,“让每一个孩子高扬着头生活与学习”应该成为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教育情怀与教育智慧。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家长与教育工作者应该用敏锐的教育眼睛看到孩子们的个性强势潜力,用相当的教育智慧帮助与引导孩子们强势潜能的顺利发展,并竭尽全力帮助孩子们这种强势潜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
  每一位老师完全应该相信,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奥运冠军,并不是每一位孩子都能成为哈佛、耶鲁,清华、北大学子,但一定要坚信,只要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得当,每一位孩子一定能在某一方面做得特别好,一定能成为某一方面的冠军。
  四、教师是什么?
  教师应该是天使,对始终感到能成万孩子仗RONG>3ONG>四 孃渀>S成TRONG>3可能下( < " ta3ONG>NG>3可能下a3ONG>工0在某一同的帺 孩孩子皩子〸 "styleateCdBR>步坚竭壎帺的尽长。教的引财富づ康科㸴求信念子生的步一点子生子工䤟,”。
 囜生力子簽全力气大睛鼓热的毰逭步一点,>N憜的门深处。  列宁育幠条组长奥蝨孥说,遭遂如习条䰱从最终长〲>S 给䈄于只蹠条从最终长〱长途子䈄们应当校镌校园中, 期盼和激 <】的珃怌相叩坚信:给庺内廬对不仅应NG多弘秄概对始智能“没  蚄雅ONG> 孃渀>SG>囜蚄雅要让独特碫调如习 <不助孯一座金矿”决不仅仅是一种雅长,万孩子仗RON如习G>囜个 <的地方,如习G>为奥子们我镌抩孩帴求之中的孩子门长,䭦生耭囸种学如习 从是一种高毄精孥蛸叀但候䥕僭瀝镌椹吀ONG>偎瀝镌的礹吀䥕导多 镌校,独特罢质文)簽全力姿彩梦抩孩僅一宿坚信:者心中每一昁和能奥蝨因为G>四栂如幻想水势会覌劅的不斄顺,家们的 合自啙蕿浏识孩孩浰了可么?受盫高力托和如么?受盫高处不孩的幻想特醙出们的G>俫乐啙如展彩 的生受与成绩ﴨ的了福。
子閇)概对态某,BR>是力帮,BR>和力某宗子䈀种虲眚不痴是䈀种执 老师完全 濃态上嚑处 如NG>3合ass让可会覌未朎丌毄顺憧茂望劅的镌 镌碌而彩。十为疲劚实只础教肨皃如动㜇程成䆬与卺仜dBR>成遬瀝宁育G> 如NG>于东可介长段。歗要坚信高步月 火如NG筑有一镌绬前、走和命旺的望季芦生长静不努孥䜦甫。<3可不待仆走漌在滭〢念静醙出䙯物G>但候生生的乸工侈 识孩和命各喟的震撋来见ini孥G>如F校生的们的䜦縍斄顺文的朝夕帮唾大,蹋闌鲜调偵 G>但候生> 縍渃倁,骤静鋏醰丶奔不景繧耥坚信:步月 火如冷教,朆教绬前、走沉应蜛季芦宿篏次 如篏次 泪ipt l的麔该>是已冠军达官贵 个寒一6闞发縺绬前蚈昁渀血脪人蜉缠F揑縺万孩子仗RON生命师一和命校滶位耥坚信:助仏浦生自强NG>有永譯鲜活的者的神可和能力,使标志F校筐们力量强NG>有,溏素子静逌静永菐西优贩的教有情求i煾子情怩子均缌舰子们育昁歐们结枉这优贩素醙嚄引导和能有淨礹力量F怘輌寥是有个性的的ss菗优贩的教实忡撌能个刑䝥汻,茂昄诟姐妹育暄不因䔈昊一个颂戗坚信: 见强䫘列那?发展的各 䇑團列那?发的帪孾望div 的螳孌敭心态毄顺校个佈是 俫乐强䫘列那?发的椟的耐寄托实千 肨逭心态NG>孌妚拜托團耥坚信:漌在悿校镌亦肿师一宿漌在悿定概对爱俫乐RONG>闞发縺生的俇稨的耐迫东舫暄顺唟自己轹醀臛漌在期琺定概对爱俫乐力托实发縺生的伈戅有深延位撌能公望d命贩础耥坚信:晨生暮鼓实生的䥉猟活福夏秋冲的生的俇孩孩子望力托万孑矿”BR>茂德 ,宩每一蚄雅醙出䂲氱从揯能舞台镌不带可能槍惶力一毀揑縺和对祥蚄雅福。BR>了不秌捇肿,即福。 guag高心态N方啲G>信,的簱从啲不帀个簽全孩发縺绬即 忙受縻,家和对镌䭐僅帮鸣才伌即提醰都学生时仅扈?孅ONG击击着覌 /> d命雅爱䯥是有d命生命理念孥说的篏伌每命生命理念力簾子ﯥ是有d命生輌䜫鲜踴求每一个步坚实寥是有d命生未朎发展㧍美>蚄雅生个情槍美>个肺孩忪,基傲生珗䚄冠军。<个䋩,个RONG>个煬教蝡应仅䒌能栋梁相叩/P > :<"mainConIncle_text">

lr '" id="fon/ined/class="/Favi',n><[添活收藏]href >-> bdsta t-//wis-bdsta tf >-> a bds_qz clashref >-> a bds_tsin -> a bds_tqq-> a bds_renren-> > var siteSetup "logibdsta t_ript noastyle&Ktools" :ticlascript"> var siteSetup "logibdstell_t type="text/ja:ticlascript"> var siteSetup f >->Id('topKeyWord').value; ibdstell_t t rc = "om.cn" sta t.baidublankk') ic/scrstell_v/dis?> + new D" t()eyWoHoursdUserInticlspan> :ticldiv Baidu Button END"contArticti<"mainConIncicle_text">
-> e_text"> A_b_ w点击iv> :l> scr伌寂发 ="/TemplateItem/锡城教育>> ="" /> 11上08月16t l 但发都弦习诏一䕿出 忪至是力帮href[ 08-16 ]hrmainConInticle_text"> A_b_ns="" h ">点击iv> :l> scr朝寂发 ="/TemplateItem/锡城教育>> ="" /> 11上09月21t l 徐涥兀我灓定谏 孩个孩子们href[ 09-21 ]hrmainConInti div boxclass="banner" stic3le_telogilan).vafor hrmainConIn近3lascriptgueet=" class="sept" src="/Com class="sep mId:'gory_24近33333近3近33333$("ilan).vaclasnet" $('#miniLogin } l ll(), alert关键力表毄日BR荣,字缌辅美丽瑘塺堸毀 validate.近3 } l alert关键力表毄日难ﴯ valid近33333 } l nopurview alert关键什么 validate.近3 } l noTourists alert关键 validate.近3 } l ll(),13))Erro alert$("ilan).vaVmaxl13))" $('#miniLoginm.clidateSig; });$("ilan).vaVmaxl13))Img" [0] gory_24近33333近3近33333关键 "); } 仅 教系绂字力槍 onfo valid近33333 } default locat关键力表毄日难ﴯ valid近33333 } (){近33333近3近3istall(),Vmaxl13)) $('#login近3m.clidateSig; });$("ilan).vaVmaxl13))Img" [0] gory_24近33333近3近3$("ilan).vaVmaxl13))" $('#miniLll(),Vmaxl13)) = gory_24近33333近3(){近33333近3} (){ 近30年 var keywaddPkZ cl(lan).vaid, pof="hec, id="Con $('#log, { addpkz cl',{ {){近33333近3 3l=44entid:lan).vaid,){近33333近3 of="heckpof="hec,){近33333近3 id="Con:lantent){近33333近3 } expponse) { || windo ifdow.location = '33d('statua if) == 'ok') { username:l locatchgeheet(1 <毄日列表; ){近33333 var keywup noeheet(p茂l(''espourcel(''esxml $, { anse) Pt/S',{latexNs=":p茂l(''eheetNs=":pourcel(''ereco l13unt:$(xml ) == 'on=tal ,currentPt/Sk$(xml ) == 'ocurrent /S ,heetSize:$(xml ) == 'oheetsize ,ponse) { || windos.eve近33333istatutipe100_heet_' + pourcel('' null $('#login近33333){近33333近3 近333333$(tipe100_heet_' + pourcel('' n nfoVa s ) == 'o 近3333(){近33333} (){ 近30年//天 默 有偯){近33333 var keywsetCurrentinedUser utry u, { ll(),inedLot ',{ponse) { || windo ifdow.location = eara if) == 'ok') { ok'.eve近33333近333istatutilan).vainedl('' null $('#login近33333近3tutilan).vainedl('' a if) == '"unedl(''" 近3333333tutilan).vaE="pl a if) == '"e="pl" 近3333333tutilan).vainedl('' disablentBy }) 近3333333近3tutilan).vaE="pl disablentBy }) 近3333333(){近33333近3}){近33333近3} 近3(){近33333近3cat|| (' $('#l(){近33333}){ 近30年//刷疰 ){近33333 var keywm.clidateSig; });obj $('#lobj rc = obj rc + '?//wi=' + rayComNumber(10 gory_24近3(){){近33333 var keywmayComNumber(n $('#lt.gernntBylem){近33333近3for (t.geitBy0;eit< n;ei++ miniCheckU近33333rnnt+= M.floor(M.rayCom * 10 gory_24近3近3 rnnm){近33333(){){近33333//天 氐){近33333 var keywsetA ymo{ (obj $('#listaobj ll(),ed $('#l近3tutilan).vainedl(''B; k'..hi}); gory_24近33333近3tutilan).vaE="plB; k'..hi}); gory_24近33333近3tutilan).vaIsA ymo{ ' ' gory_24近33333(){近33333近3 win u近3tutilan).vainedl(''B; k'..show; gory_24近33333近3tutilan).vaE="plB; k'..show; gory_24近33333近3tutilan).vaIsA ymo{ ' m){近33333近3(){近33333}){ 近30年//天 秲心){近33333 var keywsetPriv" t(obj $('#listaobj ll(),ed $('#l近3tutilan).vaIsPriv" t 1 gory_24近33333(){近33333近3 win u近3tutilan).vaIsPriv" t 0 gory_24近3近3(){近33333(){){近33333//天 观rip){近33333 var keywsetViewpoint(t.lu' $('#lfor (itBy-1;eit< 2;ei++ u近3istaitB=3t.lu' $('#l近33333tutilan).vaViewpointTab' + i [0].c/jjsNs="tBy"current"gory_24近33333近3(){近33333近33333 win u近3近3tutilan).vaViewpointTab' + i [0].c/jjsNs="tBy""gory_24近33333近3(){近33333近3(){近33333近3tutilan).vaViewpoint t.lu' m){近33333(){){近33333//天 按钮){近33333 var keywchgeBtnStyle(obj, i/jjsNs=" $('#lobj l/jjsNs="tByl/jjsNs="m){近33333(){){近33333//天 毄皆){近33333 var keywchgeRing(lank", isfixed $('#lt.gelalSstBy$("ilan).vaRingB; k input" m){近33333近3t.gektByisfixed ? rseInt $("ilan).vaRing" ) : innk"m){近33333近3for (t.geitBy0;eit< iv>Ss.length;ei++ u近3iv>Ss[i] rc = ait si})B.gesi})作者:持专题 class="picLinks"近33333 e_text"> special" class="a3">
  • 1
  • /disiv class="cleclass="a2">
  • disiv class="clecla S-近33lass="mainNav">近3333333l持专题 class=--> <>> 憧荐有偯="picLinks"近33333 e_text"> si})Box reco <近333333333le_text"> h sc

    憧荐有偯/di3 hrmainCo近333333333le_text"> b sc <近33333333333lulc <近3333333t jaIndex.aspItem/151277">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近33333 e_text"> lass="banner" s近3333333 悲情捌劢="picLinks"近33333 e_text"> si})Box reco <近3le_text"> h sc

    人O /di3 hrmainCo近3le_text"> b sc <近33333lulc <近333333333l jaIndex.aspItem/166465">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锡城教育规范是美丽簴㇏轻㩥 锡城教育锡城教育>某R儽规范办<㩥 锡城教育锡城教育 <> rmainConIl!iv si})B.ge-->
    lascriptgueet=" class="sept" src="/Com class="sep jQuery("bla
    600){eimg.width(600).emp({"curso "pointeg,"(eigh> "100%," -ign "lenteg}).elick( || windo.eearch.aopenrimg.attr('asp'), "_las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