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国内>> 教育大家谈>> 正文内容

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 早日结束考试竞赛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教师报 发布时间:2007-11-30
点击数:

    判断应试教育的五个标准

    中国教师报:现在有一些校长认为,学校升学率高,就说明学校素质教育搞得好,就不能说学校在搞应试教育。据说您对应试教育的判断有自己的标准,请介绍一下。
    龚正行:应试教育的最大特点就是片面追求升学率,把获取中、高考的好成绩作为办学追求的唯一的、最终的、最高的目标。说升学率高,就是素质教育搞得好,这个说法是非常片面的。我认为衡量一所学校是不是在搞应试教育,是不是在片面追求升学率,只要看以下几点就可以了:
    1. 应试学科(中、高考要考的学科)的周课时是否超标,非应试学科的课时是否开齐开足。凡是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学校,必然是应试学科的课时严重超过大纲规定,非应试学科不开或减少课时,从而严重影响了学生的全面发展。
    2. 双休日、寒暑假、节假日是否用来上课。凡是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学校绝对不会放过双休日、寒暑假、节假日,肯定要用来上课,学生的休息时间被剥夺了,发展特长爱好的时间被剥夺了,调整自己学习的时间被剥夺了。最严重的地方,学生只要一上高中,除了春节有几天假外,一年四季从来没有休息日。
    3. 是否提前结束课程,提前进入总复习。凡是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地方,高中的新课往往用两年就讲完了,挤出一年的时间搞总复习。结果,前面讲的新课往往是夹生饭,复习时还要重新补课炒冷饭,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也使复习时十分困难。
    4. 是否忽视德育和体育工作。凡是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地方,德育工作时间被大量挤占,每周连开个班会时间都排不上,体育活动很少。
    5. 住宿生是否能保证有八小时睡眠。
    在一定时间里,加班加点,搞题海战术,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几门应试学科上,这对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是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以片面追求升学率为特点的应试教育是以牺牲学生的全面发展为代价,是以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为代价的。这个恶果可能在基础教育阶段表现得还不明显,但是它终究会显露出来的。这样做会让很多学生失去学习的乐趣和信心。每当中、高考结束,总会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把书包、学习资料付之一炬,这都反映出学生对学习生活的极度厌恶。
    学生的应试能力要培养,但应试教育不可取,绝不能把提高学生的应试能力作为学校奋斗的唯一目标和最高目标,绝不能以牺牲学生的全面发展来换取学校的高升学率。

中、高考成绩不能反映学生的全部素质

    中国教师报:学校这样做也是有很多苦衷,比如家长的压力,教育行政部门的压力,龚校长认为是这样吗?
    龚正行:应试教育是有社会原因的,这是事实。
    一方面社会要求学校有较高的升学率,在这种巨大的社会压力下,为了提高升学率,学校必然要在提高学生的应试能力上下功夫。因为应试能力强才有可能在竞争中考入高一级的学校,得到深造的机会,才有可能得到学历文凭,有了学历文凭才可能找到工作,有了工作才可能生存和发展。应试能力越强,考上的学校越好,工作就越好找。
    另一方面,社会又要求学生具有较强的应试能力。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将会出现一个人一生要多次求职、应聘的现象。每求一次职就要应一次试。
    所以,只要上大学难、找工作难这两个社会问题没有解决,以培养应试能力为办学唯一目的的应试教育就必然会有它滋生的土壤。

    中国教师报: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考试改革的重要性。这些年,不论中考还是高考,从命题权的下放、考试内容的调整到试题编制的灵活,这些对指导中小学教学还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龚正行:中高考的成绩也是评价学校的一个重要指标。随着中、高考改革的深入进行,考核的内容和方式与未来社会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接近,中、高考考核的导向越来越有利于学校教学改革向着素质教育的方向推进。如,中、高考考查听力,考实验操作,考查学生处理材料的能力等,这些能力的考查靠死记硬背就不灵了,全看学校在平时是否注意了这方面的培养。
    但仅仅用中、高考成绩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工作还是比较片面的。原因有两条:一是中、高考成绩只能反映出中、高考可考查的有关素质培养的好不好,而中、高考无法考查的其他素质,培养得怎么样并不清楚。因此,简单地用中、高考成绩来评价学校的工作必然是片面的。二是中、高考的成绩,只是一个结果,它无法反映出学校工作起点的高低和工作过程是否科学合理。如果是靠教学上的加班加点、靠牺牲学生的全面发展换来的好成绩,那么这种成绩在教育上也就失去了价值,不仅不能表扬,还要受到批评。

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

    中国教师报:考试有其局限性,社会的求学和工作压力也难以消除,既然如此,我们似乎只能得出比较悲观的结论,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吃得苦中人,方为人上人。”对基础教育中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或者说忍?
    龚正行:我不这么认为。一个成熟的、负责任的办学者,一方面要争取中、高考的好成绩,要培养学生很强的应试能力,以便适应升学和将来求职的需要。如果一所学校没有好的中、高考成绩,学生如果不具备很强的应试能力,这所学校也就很难满足社会的要求,学校的稳定和发展就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又不能把追求中、高考成绩作为办学的唯一的、最终的、最高的目标。我们还要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支持学生发展特长,还要保证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具体地说,就是要按照上级规定的课时计划开课,坚持做到中、高考科目不超课时,非中、高考科目开齐,课时开足;不占用双休日、寒暑假、节假日上课;不抢进度,不提前结束课程,不提前进行总复习;体育课坚持开到总复习的最后一天;住宿生要保证有八小时睡眠;对学习困难的学生不歧视,不放弃。

    中国教师报:据我们了解,北京八中就一直坚持这样做,八中的校领导就没有承受压力?
    龚正行:可以说,不少中学为了比升学率,为了比名牌大学的升学率,身不由己地走上了“军备竞赛”的道路。在愈演愈烈的“军备竞赛”中,教学的时间已经严重地突破了的法定的界限。由于中、高考科目占用的时间越来越多,严重侵占了有利于学生全面发展的非中、高科目的时间,严重侵占了学生的双休日、节假日、寒暑假,使学生的全面发展完全落空。
    在这种“军备竞赛”的气候下,我校坚持办学的原则,坚持“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作为学校的领导,我们一直承受着来自学校内、外部的巨大压力。老师找我们说,“兄弟校的课时比我们多怎么办?”我说:“我们不能学他们。”老师说:“高考要是考不过他们,可别怪我们。”我说:“你们只要尽心尽力,问心无愧就行了。”的确,我们按“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的原则办事,可有的兄弟校不这么去做,这等于我们因守法而把自己放在一个不利于中、高考竞赛的地位上。
    我有时想,如果坚持“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的我校,在高考时落在了不坚持“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的学校的后面,不知道社会将如何评价我们,我想社会对学校领导的压力一定是小不了的。

    中国教师报:是不是因为八中的生源好,学校领导能够有信心顶住压力?
    龚正行:八中生源好,这是事实,但是北京不愁生源的学校远不只止中一所。我们之所以一直坚持这么做,是认识到,只有“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把中、高考搞好,才能保证学生全面发展,才没有违背教育规律,才感到心安。有个大学教授批评说,中学把学生都弄伤了。我们不能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而把学生弄伤了。为了学生的健康发展,我们宁可承担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教育行政部门必须积极作为

    中国教师报:北京八中这样的做法可复制吗?
    龚正行:可以这么说,大家都加班加点,都搞“军备竞赛”,可以出几百万大学生;大家都不加班加点,不搞“军备竞赛”,照样也可以出几百万大学生。前者是以牺牲学生的全面发展、让师生拼得你死我活为代价的;后者却可以使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我们为什么不从“军备竞赛”的火坑中跳出来呢?

    中国教师报:您认为我们现在怎样才能从这种“军备竞赛”的火炕里跳出来?靠学校校长和教师的自觉吗?
    龚正行:学校之间现在都成了竞争对手,而社会又是怎么评价一所学校?更多的是看中、高考的结果,至于这个学校办学的条件,生源的质量,是如何取得这个中、高考结果的,即准备中、高考的过程有没有违反规则,很少有人过问。那些在过程中违规的学校领导也很少受到批评和惩罚,尤其当中、高考取得好成绩的时候,一好遮百丑,结果必然加剧这种不良倾向的发展。
    实际上,校长、教师和学生谁也不愿意加班加点搞应试教育。为什么还会形成目前这种局面呢?问题是当有些学校违规搞应试教育时,没有得到教育行政部门及时有力的制止。于是,其他学校因为怕在中、高考的竞争中落后,纷纷违规、仿效,造成了目前这种不搞“应试教育”反而要承受各种社会压力的不正常现象。因此,现在要靠一所学校、一个地区来抵制这种应试教育之风是不现实的。
    我认为,要想结束中、高考的“军备竞赛”,坚持“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关键在于教育行政部门,在于教育行政部门的认识与决心。
    我认为,要从上到下统一抓,起码要在一个高考的考区内统一抓才能奏效。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加大执行力度,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各级督学应该认真履行职责,加强检查,使各校真正做到“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
    我想,通过宣传教育,通过严格执法,当所有的校长都认识到,“我没有权力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而随便加课和减课,我没有权力剥夺师生节假日的休息权”时,教育的改革,学生的全面发展,才有可能走上健康的道路。
    其实,这个问题是教育中最基本的问题,是教育的ABC。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却一直没抓好,真是苦了干部,苦了老师和学生,是很值得反思的一件大事。

    中国教师报:这几年,已经有几个省市出台了类似文件,也免了几个校长的职,但“风头”一过,一切都恢复到以前状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人说,巨大的社会压力谁也顶不了。
    龚正行: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舆论宣传工作一定要做足、做到位。报纸、电视台、电台、网站,各种媒体联合行动,采取各种形式,把道理说清楚,要反复强调,每一年,每一个考区,升学的人数不会因为学校之间的竞争而改变;以牺牲学生的全面发展为代价,以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为代价的应试教育是不足取的。
    同时,要加强督学力度,严格规范各校的办学行为。这项工作必须由专人负责,要保证检查人员的数量,保证办公经费,常抓不懈。这也是考验我们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否真正做到“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最好的试金石。
    如果我们能够规范市场交易行为,那么我就有理由相信,规范办学绝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关键就在于人们的意识是不是到位,措施是不是得力,毅力是不是充分。

可以网开一面,但要严格控制

    中国教师报:目前,我们还不能说已经实现了教育均衡,学校与学校之间的硬件、软件差距还是相当大的。这样加班加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进行教学,对于那些各方面条件都比较落后的学校来说是不是比较有利?
    龚正行:这里其实有个认识误区。如果大家都在加班加点,一个薄弱学校怎么可能在竞争中胜过一个重点学校。龟兔赛跑,龟胜了兔,那是因为兔子睡着了。

    中国教师报:但是在教育均衡还没有完全实现之前,让所有学校都必须“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似乎还是有一刀切之嫌?
    龚正行:有些学校条件差,生源水平低,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进行教学活动,对于这些学校来讲,应当提出申请,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后再增加教学时间,不应当放任自流。同时,必须严格控制数量,要保证绝大多数的学校是“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尤其是重点学校、示范学校,更要在这方面更新观念,拓展思路,要在规范办学方面起到示范作用。
    面对中、高考的“军备竞赛”,十几年来,我校坚持“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坚持“讲奉献、讲团结、讲科学”,用提高效率来完成教学任务,从而保证了学生全面发展所必需的时间和空间,并使我校在中、高考中始终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得到了社会的好评,也保证了学校的稳定。
    我真诚地希望,全国所有的中学都能规范我们的教学行为,做到“在法定的时间内从事教学活动”;也真诚地希望,全国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认真地抓一抓这一个问题,早日结束中、高考的“军备竞赛”,使中学的师生早日恢复正常的学校生活。

龚正行,
    196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生物学系,1981年任北京八中副校长,1992年任校长,2005年退休后任北京八中名誉校长、顾问。
    1981年开始从事学习科学的研究,1985年开始在北京八中创办中学超常教育实验班,已经为国家培养了300多名少年大学生。
    著有《高中生的学习方法和能力培养》、《中学生学习方法指导》、《务实求真录》和《给新校长的50条建议》等书。《中学生学习方法指导》一书被北京市教育局确定为高中选修课试用教材。
    1997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8年获北京市特级教师光荣称号,2003年被评为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管理专家。
    现为北京市人民政府顾问,全国青少年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全国超常人才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市学习科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市生物教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市教育学院兼职教授。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