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随笔>> 正文内容

教师的权力有多大

作者:无锡市玉祁中心小学 周颖健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6-04
点击数:
  【题记】
     陶行知认为:要建立民主的师生关系,教师要与学生“共事、共学、共修养”。以此解读教师的权力。
 
【案例回放】
  “老师,栋又打架骂人了。”我刚进办公室,就跑来了告状的学生。栋这个孩子真让人头疼,别看个子挺高,但心胸有些狭小,经常为一件小事就和同学们发生争吵,直到动起手来。
  不一会儿,栋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简单询问了事情的经过。果然与以往大同小异,无非是别人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他张口就骂,人家再回他一句,他就动了手。班里确实有些学生会因为些小事而斤斤计较,这也符合孩子们的年龄特点。但几乎天天都发生这类事情的,也只有栋一个人了。
    “一件小事,不至于跟同学打起来吧?”我轻轻地问他。
    “他碰疼我了,我自我保护,这是我的权利!”栋理直气壮地回答道。看得出,他还是很不服气。
    “难道就没有比打骂更好的处理方式吗?”我有些生气了。
    “老师,您是想惩罚我吧?是批评、罚站,还是写保证书,或是叫家长来?”他居然不耐烦起来。
    看来,使用错误的教育方法,不仅不会让学生知错改错,反而会使其变本加厉、不服管教,结果让老师也无可奈何了。
   “栋,你觉得这些惩罚对你管用吗?”我问道。
   “不怎么管用,但这样做是你们老师的权力啊!”
    听到这些,我沉默了。是啊,面对学生的错误,我们给学生更多的往往是惩罚。而这样的惩罚对孩子又能有多大的效果呢?
    “那你觉得老师使用你所说的这些权力应该吗?”我问他。
    “也应该,要是老师不惩罚犯错的学生,那学校还不乱了套。”看来栋还是懂道理的。
    “是呀,使用这些手段是老师让你们改正错误的权力。但老师还有一个最大的权力没有用呢。”我突生一计,故作神秘地说道。
    “啊!”栋以为我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惩罚“绝招”,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害怕表情。
    “既然这些惩罚都不管用,我想换一种方式——‘赦免’你。”
    “‘赦免’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很明白这个词语的含义。
    “就是老师不追究你的错误了,原谅你了。”看着栋惊讶的神情,我接着说,“惩罚犯错的学生是老师的权力,但‘赦免’学生的过错也是老师的权力。”
    我拉起栋的手,对他说:“同学不小心碰到了你,进行自我保护或许是你的权力。但你能不能像老师原谅你一样,对同学们也来使用你的‘赦免权’呢?”
    栋深深地低下了头,好像在思索着些什么。“栋,现在老师‘赦免’你了!”我做了一个放他走的手势,“去‘赦免’你的同学们吧!”
    以后的几天里,栋与别的学生居然没再发生过任何矛盾。而大家也奇怪地发现,谁再碰着他、惹着他,他都会把头一扬,把手一指,神气地说:“我‘赦免’你了!”
很快,这句话传遍了整个班级,再也没有学生因为一件小事而争吵、打架了。因为,“我‘赦免’你了”这句话,早已不再是栋的“专利”了。
  【案例反思】
    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主人公辛德勒为了拯救犹太人不被随意杀害,对纳粹军官说了这样一段话:什么是权力?当一个人犯了罪,法官依法判他死刑,这不叫权力,这叫正义。当一个人同样犯了罪,皇帝可以判他死也可以不判他死,最后赦免了他,这就叫权力。教育学生时,也许存在我们所谓的这样或那样的权力。但学生毕竟是学生,犯错误是很正常的。诚然,我们的教育宣判的不是学生的生与死,但有时左右他们人生的成与败。面对学生的过错,教师除了动用自己各种带有惩罚性质的权力外,如果能多一些理解与宽容,去赦免孩子的错误言行,给学生多一些自我更正的机会,应该是我们为人师者的权力。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