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随笔>> 正文内容

手印试卷的那些日子

作者:秋声 文章来源:前洲中心 发布时间:2014-04-24
点击数:
  学期又到了中途,一不留神文印室成了学校里最繁忙的地方。各学科老师都将自己整理的或往年做过的试卷拿了过来,于是,那台一体机就没有了闲暇的时光,从早到晚一直都在哐啷哐啷地忙绿着。一份几百上千张的试卷,不要多长时间就印好了。
 
  而我才做教师那会儿,不要说一体机,电脑是啥东西,都是没有概念的。要想印一个班级学生用的试卷,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先用铁笔、钢板将考卷内容刻写在蜡纸上,然后再去油印。整个过程相当麻烦,完全就是一个技术活,要是一不小心把哪个环节没把握好,就会造成前功尽弃的恶果。因此,印试卷就是那时教师的一个基本功,需要认真练习,多加钻研,才能掌握其中的窍门,印出高质量的卷子。
 
  这种纯手工印制的试卷工序大体可以分成两道:先是刻写蜡纸,再就是油印。
 
  有经验的教师在刻蜡纸前,总是会先洗净了手脸,这样,就能始终保持卷面干干净净的。要刻了,选一把称手的笔是必须的,新的铁笔往往不好用,我的办法是先将笔尖放在水泥窗台上磨一磨,尖锐的头磨去了,摸上去圆润不扎手的时候,就好用了。有时候一时找不到铁笔,拿起一支用光了油的圆珠笔来代替,也是极称手的。
 
  然后,把刻写专用的钢板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就可以从卷筒中抽出一张蜡纸,抹平后垫在钢板上面,就可以刻字了。那蜡纸是一种表面涂了蜡的特制纸,分通用格、田字格、横书格等不同型号。钢板也是特制的,说是钢板,其实它绝大部分都是木板,在木板中间偏上方抠出一部分,嵌入一块约三十公分长、五六公分宽的,才是真正的钢板。钢板正反两面都好用来刻字,板面上有很细腻的纹路,一面是斜纹,一面是横纹,都十分均匀,看各人喜好选用。一块钢板用久了,蜡油腻没了纹路,就换一面,用习惯了的钢板,那是舍不得轻易丢弃的。
 
  刻蜡纸是很讲究技术的,运的力需要有一股韧劲,大小要恰到好处。刻重了,会把蜡纸划破,油印时就要漏油墨,试卷会印出一坨一坨的墨。难看事小,做了卷子的学生可就难过了,两只小手弄得墨黑不说,就连身上脸上都要弄得五花六道的。而刻得轻了,又会刻不透蜡纸,印不出字来。
 
  刻好了蜡纸,就要开印了,早先,我只会用油印机来印。油印的难度丝毫不亚于刻写。打开油印机的盒盖后,会看到盖内嵌有一块玻璃,那是滚调油墨用的。开印前要先将纱框擦干净,然后把蜡纸蒙到那层纱幕下面,并把蜡纸两头卡好。蜡纸铺的必须平整,千万不能有折皱,起了折皱,那张刻好的蜡纸也就基本宣告报废了。接着,就在蜡纸下面放上一摞白纸,再在玻璃板上倒上适量油墨,把滚筒在上面来回滚动几回,就将油墨在滚筒上抹均匀了。油印时,一般是要两个人合作才好,一个人印,另一个人搭手抽出印好的卷子。印的人握着滚筒把的手在纱幕上滚动,从这头滚向那头。印一张试卷一定要只滚一次,不能回滚,若来回滚动就会把蜡纸滚皱或走移,同样会导致功亏一篑。
 
  印东西不专心,出糗的事情总是不断有。有一回,西营小学的教导主任文方老师看我空着没事做,就把他刻好课表的蜡纸拿来叫我印。我也没有细看,就把蜡纸挂上去开印了。才印了一张,抽纸的治田老师就一连声地大叫起来:“反了,反了,完了!完了!”文方老师跑过来一看,可不是嘛,印出来的字都是反着的!原来是我把蜡纸上反了。文方老师那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脸立即拉的老长老长,半天都不说一句话。要知道,刻那密密麻麻的尽是表格的课程表,可不是一两个小时能够完工的,稍不小心就会把蜡纸刻破的。自此,我用了不少时间苦练印功,可是文方老师却再也不找我干这个活了。
 
  后来调到无锡工作,发现这里的老师好聪明,他们竟然不要用油印机就可以印卷子。他们印刷工具只有一把油漆刷子!他们把那刷子不叫刷子,叫漆帚。
 
  一把大号的新漆帚买回来做一下简单的加工,将长长的刷毛剪到只有一两公分长,再拿掉松散要掉的杂毛,然后蘸了墨油就可以开印了。一摞白纸上面铺上蜡纸,左手拇指和食指张得开开的压紧蜡纸,右手上面刷一道、下面刷一道、再在中间刷一道,拿漆帚的手顺势把蜡纸带起来,搭手的迅疾地一把把卷子抽出来,一张清晰的试卷就神奇地印好了。
 
  一般我们用漆帚印试卷,是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搭手的,我曾看到过一位经验老到的老师竟然只自己一个人就能印卷子的。只见他刷了三把后右手一翻,沾了墨油的蜡纸就悬在了空中,空出来的左手立即就抽出了印好的卷子,眨眼间又将蜡纸按在了下面一张白纸上,开始印下一张了。那速度竟然不比两个人合作来的慢,真是神人哪!小伙伴因惊讶而张大的嘴,半天都合不拢来。
 
  油印试卷的墨油,有黑、蓝两种颜色,老师们都喜欢用蓝色的,洁白的纸,配上蓝幽幽的手写体字,实在是叫一个好看。尤其是那个老高,写得一手漂亮的仿宋体,印出来的卷子简直称得上是艺术品!至今我的书橱里还有几张他当年刻写的课程表,每一次翻书时看见了,都是一次视觉的冲击和享受,不像现在的打印字,早已冰冷得没有了书写者的个性。
 
  那些手工油印的试卷,总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香味,全班的学生一起做新印好的试卷的时候,整个教室都是淡淡的墨香。这墨香,就是知识的味道吧?这淡淡的墨香,犹如陈年佳酿,伴随着不知多少莘莘学子长大成人,多少青葱稚嫩的教师,也在她的熏陶下走向了成熟。
 
  只是这陈年佳酿的味道,如今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与我渐行渐远,那些手印试卷的日子,也被那滚滚的红尘,渐渐掩埋在了岁月的深处。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露天电影与家庭影院[ 05-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