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随笔>> 正文内容

我又成了最受学生喜欢的老师

年度记忆

作者:邹红伟 文章来源:无锡市江南实验小学 发布时间:2014-03-25
点击数:

  2010年,滨湖区教育局举行首届“最受学生喜欢的老师”评选活动,我有幸当选。时隔四年之后,我意外地再度获得此殊荣,给予我此称号的不是教育局,而是我们班上一个人人头疼的“差生”。相比较四年前的官方荣誉,我更珍惜这一次的民间评选。它让我更真切地感受到一个教师的幸福。

  2013年9月,我接手了一个新的毕业班。班上有个男生叫骆强,长着一双大眼睛,模样很是可爱,但他的学习成绩却着实令人着急。第一次单元测试,他居然只考了13分,气得我当时就拍下试卷,发到微信中,称这是一个“神一样的学生”。引来了朋友圈中众好友的无限同情和感慨。随后几次测试,他的成绩依然是差得离谱。骆强的差简直叫人难以相信:每次默写他只能默对几个简单的词语,并且在订正过后又马上遗忘;平时作业当中也是别字连天,碰到不会写的字,随便找个同音字就写上了;课外阅读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书,每次短文阅读后面的习题都是空空如也。由于成绩奇差,他显得十分自卑,碰到老师就像小偷遇见警察一样,总是惶恐地用眼角来看你。

  在短暂的失望、气愤之后,我很快调整了心态。他的差已然客观存在,并且这种差并不是由于他的主观不认真造成的。对他一味的批评、训斥,只能使他更加自卑,如果由此形成对学习的抵触情绪,那就无法挽回了。眼下最主要的是树立起他对学习的信心。都说好学生是夸出来的,我决定带上显微镜去寻找他学习方面微不足道的优点,然后用糖衣炮弹将他灌醉。他原本抄写十分马虎,我告诉他要想记住这个字,就要把这个字写端正,而当他的字迹稍有点进步,我便大张旗鼓地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他,直赞得他低着头在下面傻笑;每次默写我总是细心地统计对错情况,哪怕这次只是比上次少错一个词语,他也能在“进步最大同学”名单当中排名第一,订正之后我马上帮他再默一遍,尽管他依然有好几个词语不会写,但我还是高兴地对他说“你看,只要认真,你同样能把这些字记住!”每逢听到我这样的鼓励,他总是懂事地点点头,并且他的学习习惯也渐渐变好,每次作业,只要是他会做的,总是认认真真做好,而这又得到了我一次次的表扬。

  当然,要提高骆强的成绩,光靠糖衣炮弹是不够的。你得给他另开小灶,在精心培育中获得更多养料。他记字总是记不住,于是每次新课教学生字时,我总是我挖空心思想记字的方法:有衣服穿,有谷子吃,人们认为这就是“富裕”;“虐待”就是把老人往外赶,所以开口向外;“荆条”像一把剑,所以是立刀旁;“袒露”是把衣服扒开,所以是衣字旁……要写作文了,我就坐在他旁边,一句话一句话地较他怎么写,碰到不会写的字,马上写给他看;考试前,我帮他复习基础知识,一遍又一遍地帮他背诵、默写;考试时,我便进行考试辅导,遇到不会做的题目,耐心地启发、引导……

  如果说开小灶是为他做加法的话,我还注意给他做减法。进入复习阶段,学习强度陡然增强。针对骆强的特殊情况,我减免了他做大练习册的作业,当别人做大练习册的时候,他的作业是抄写词语或默写课文;期末考试前试卷一张连着一张,而他也获得了少做一张的特殊优待,当别人做第二张试卷的时候,他却还在做前一张试卷。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夯实基础,能够把该得的分数牢牢抓住。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糖衣炮弹的甜蜜中,他对学习有了信心;在特殊小灶的滋养中,他的基础变得扎实;在减免政策的优待中,他的学习变得从容。在2013年的期末考试中,他居然考了“76”分,虽然仍是全班最后一名,但长足的进步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赞叹。今年开学报名时,有老师笑着问他,你最喜欢哪个老师?他腼腆的说,最喜欢邹老师。而这个称号,曾经的对象是被他视为慈母的陈小琴老师。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你若微笑,幸福自来![ 03-04 ]
下一篇:不寻常的《毕业诗》[ 03-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