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学术交流>> 正文内容

点燃:教育的核心价值——关于当前教育的一点想法

作者:江阴市华士高级中学 李霆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02-20
点击数:

    在阐释关于当前教育的一点想法之前,我先谈两个案例。
    案例一:
    2012年11月3日,清华大学举行了“西南联大”建校75周年纪念大会。曾就读西南联大、现任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的何兆武感慨:“西南联大最大的成功在于自由。所谓自由,就是自由地发挥你的潜质。”作家汪曾祺也曾撰文,说有一个专门研究西南联大校史的美国教授分析联大办学八年,出的人才比北大、清华、南开三十年出的人才都多,培养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杨振宁,两弹一星功勋奖获得者赵九章、朱光亚、郭永怀、陈芳允等。西南联大为什么能创造世界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这位教授也回答了两个字:自由。即宽松自由的教育环境。
    案例二:
    1917年8月,一个叫周树人的中年男子寓居在北京绍兴会馆,以抄古碑消磨生命的时光。抄累了,他就摇着蒲扇,来到院子里一棵老槐树下,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陪伴他的只有晚出的冰冷的槐蚕。
  如果不是钱玄同的一次造访,1918年4月号的《新青年》,估计也同许多杂志一样,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这位后来《狂人日记》和“鲁迅”的催生者,跟周先生在槐树底下的这次掏心窝子的对话,意义之重大,我们现在怎么评价似乎都不为过。即使钱先生一生什么都没做,他也活得值了。
  让我们重温一下当时的情景:钱先生来到绍兴会馆,翻看着书桌上一大摞古碑文抄件,眉头紧锁,这个在他看来“思想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人”,居然就这样耗掉自己的生命!于是有了下面这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你抄了这些有什么用?”
  “没有什么用。”
  “那么,你抄它是什么意思呢?”
  “没有什么意思。”
  “我想,你可以做点文章……”
  悲观的周先生心如死灰,谈到了“铁屋子”和里边“熟睡的人们”,即便对“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也毫无信心。钱先生终于瞅准时机,抛出了这句强大的话:“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周先生终于答应也做文章了,而且“一发而不可收”,小说、散文、杂文不断写出,一个伟大的中国作家诞生了,至今无人能出其右者!
  这两个发人深省的案例中,第一个案例的关键词是“自由”。我承认,“自由”这两个字,在我们的教育中还没能成为共识,人们还存在太多的误解。所谓自由,就是尽量给学生提供宽松、多元化的发展空间,让学生的个性得到尊重,让学生的探究、质疑、特性独立的思维得到引导,对学生的怪异思维都能充分理解和接纳。学生的创造力得到培养,就会觉得有情趣,有活力,有追求,有成就感。联想到我们当下的教育,教育规范和管理日益量化和制度化,本来是好事,可教育管理太细化、太严格,也容易生出僵化思维,将孩子与生俱来的创造活力和思想灵感扼杀。孩子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有着丰富多彩的个性,如果因为“纪律”和“规范”需要,而完全剥夺了孩子的选择自由、活动自由、思想自由,甚至是创造自由,这对于孩子是一种无形损伤。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怎么样多给孩子一些自由,给予孩子自由成长的空间,借鉴西南联大的自由的教育价值,对学生多一些尊重和包容,尽量用宽容的制度和环境,激励和鼓励学生大胆尝试,而且允许他们犯错。当然这就要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学校改革单一的评价制度,推行多元评价制度,让每个孩子都能在教育中找到自信、自由发展,我认为那才是教育最大的成功。
  第二个案例的关键词是“点燃”。每次读《呐喊自序》,我都想到钱玄同。我觉得是他点燃了鲁迅。我不好说没他就没有“鲁迅”,但很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鲁迅”,比如,当小公务员混混日子的“鲁迅”,做教书匠照本宣科的“鲁迅”,抄古碑一事无成的“鲁迅”……总之不太可能是写文章而且写得那么好的“鲁迅”。我因此想到了我们的教育。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我总觉得钱玄同给了我们足够的启示。他点燃鲁迅,最本质地诠释了“教育”的真义。
  “教育”在词典上的解释是:“按一定要求培养人的工作,主要指学校培养人的工作。”
  先来看我们真实的教育。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教育存在两副面孔,一副是所谓素质的,但基本停留在红头文件里;另一副,就是我们追求“升学率”的真实的填鸭式应试教育,我总觉得这样的教育不是培养了而是压制了人才的成长:学校类似监狱,学生被训练成做题的机器,老师擅长灌输,学生只要接受。只有在课间,那少年的活泼的天性,我们还能隐约看见。教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讲得昏天黑地,完了留下一大堆作业,抛给底下那些“容器”。作业大多来自现成的教辅,就是我们在书店里看见的那些花样繁多、鱼龙混杂的东西。夜深了,孩子们在难以言表的痛苦中挑灯夜战“这些东西”,家长则不顾一天的辛劳,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厨房里熬着小米粥,等着“题海”中的孩子歇下来喘口气。“今天没有意义,一切为了明天”,没有谁问过孩子们,他们不仅憧憬明天,他们也想过好今天。
  几年来,我也参加过好几轮课改培训,而且我也很认真地听了;不过很遗憾,回到教育现实当中,几乎都是外甥打灯笼,我们的教育还存在买新瓶装旧酒、穿新鞋走老路的做派。我们今天的教育,准确地说还不是“立人”的教育,“立人”的教育不是靠填鸭,而是要点燃。只有这样,每一个孩子心中的梦想,将来才有开花的可能。
  2011年11月14日,我校开始了“建设真实课堂,促进学生深度学习”的教学改革,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把学习的课堂还给学生,变传统的课堂形态为环形小组结构,一个班级分为7-8个学习小组,改变了以往“满堂灌”的授课方式,学生由被动学习变为主动学习,学习能力得到明显增强。我们的课型设置分为研学、展学、评学、辅学四个环节。研学课学生根据老师提供的学案自主学习、合作交流,讨论探究解决问题;展学课学生分小组展示研学成果,接受其它各组质疑,老师适时进行疑难点拨;评学课检测巩固研学、展学成果;辅学课老师辅导答疑,总结提升所学知识。时间安排上,上午以展学课为主,学生展学,兵教兵;下午以学生活动为主,活动包括自主学习的研学课、评学课、辅学课、校本课程、体育活动等。课改一年多来,学校面貌焕然一新,老师成了学生学习的伙伴,学生成了课堂的主角,学生学习主动,课堂上老师与学生平等对话,老师把话语权交给了学生,师生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尊重,课上是师生,课下是朋友,和谐的师生关系营造了积极的学习心理场,学生学习的内驱力被大大激发。学校课改备受同行关注,赢得了社会广泛赞誉。我觉得我们正在尝试和探索的,就是给学生提供自由发展空间和点燃学习热情,在“立人”的教育上走出的可喜的一步。当然在教改道路上还有很多困难等待我们去解决,有赖各方齐心协力,共谋无锡教育发展大计。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