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校长视点>> 正文内容

在文化的道路上不懈追寻

作者:无锡市东林中学校长 武和平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5-27
点击数:

【摘要】校园文化是一所学校的灵魂。师生的成长与学校的文化紧紧联结在一起。弃“和”:一次刻骨铭心的教代会;对“话”:一位先贤的涅槃重生;端“正”:一块石头托起的庄重;楹”联”:一场情怀飞扬的故事给东林中学探寻学校文化带来积极的影响。

关键词:校园文化;教师;成长

    弃“和”:一次刻骨铭心的教代会

    2011年,江苏省无锡市广勤中学完成了校园改建,师生们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室内体育馆、游泳池、历史地理专用教室。这一年是我主持这所学校工作的第四年,刚完成改造的校园面貌焕然一新。脱胎换骨的改变,带给师生强烈的欣喜和全新的期待。一所学校要充满生命力整个活起来,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精神、自己的文化。广勤中学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带着这样的追问,我翻查校史、求贤访故、推敲思考:广勤素有团结、勤奋的传统,在课程改革的形势下,学校发展亟需一种政通人和的局面、一种和衷共济的团队关系、一种和而不同的育人技艺追求,所以一个“和”字,从传承和底蕴层面的反复斟酌中被初步确定下来。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和”字提案不仅在教师中引发了争议,在教代会大会表决时被予以否定了。很多老师的意见是“和”字固然不错,但于整个广勤精神来讲还不够。不得不说,当时的情况令我惊愕。

    冷静思考之后,我陡然意识到自己太以主观为主,忽略了广大教师对这个“和”字在情感上的认同。一直以来,我始终坚信,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如果在师生中缺乏最基本的认同,那是没有意义的,也是行而不远的。我迅速调整思路,推出我的第二备选:“勤”,和风细雨地将代表和老师们的讨论引到“勤”字上。《尚书•周书》有:“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同时,广勤中学校名中的“勤”字,原本是地名、路名,但却成为了广勤人历来坚守的信念与宗旨,成为凝聚全校师生的精神力量。

    经过一段时日的全校讨论和共同发掘,大家逐渐清晰起这样一种认识:在学校的发展中,领导者的“勤政善思,勤勉为民”,为师者的“勤导善教、勤恪奉献”,求学者的“勤索善问、勤奋创新”,正是以“勤”为魂的实践,而广勤中学自1969年创办以来,通过校风、教风、学风的熏陶和潜移默化,所形成的别于他校特点的良好教育教学氛围,所下的正是“勤”的功夫。确定了勤训,学校全体教师一致认同,各条线迅速行动起来,一系列工作顺利开展:有了以“勤”为核心的教风学风,有了校园中369字令人震撼的勤字墙,有了勤字的迎客石,有了以“勤”为名的教学楼,有了勤学故事经典的文化长廊,也有了勤文化点点滴滴的积累。

    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进一步认识到,一所学校如果忽视它内在的精神和文化,它将缺乏格局和方向,只会在迷茫和平凡中沉浮。一所学校的精神和文化,它的载体和传承,永远不会是某个校长某个人,应该是所有的师生,和他们的心。

    对“话”:一位先贤的涅槃重生

    2014年,我来到了无锡市东林中学。对于它的悠久历史、外语和艺术特色、优良的教育教学质量,我早有耳闻。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甚至是学校的中层,当他们面对我发出的“这所学校的创始人是谁?”的提问时,脸上所现出的几乎都是一副茫然的表情。我深切地感受到,寻找答案的过程,就是一次对话的过程。挥落岁月的积尘,一位老人在对话中从110年前的历史远端逐渐向我走近,就是他孕育了这所学校,赋予了这所学校被蔡元培先生题词称道的“开风气之先”的精神禀性。他就是侯鸿鉴先生。

    侯鸿鉴1902年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师范科。学成归国后,1905年仿效日本办学模式在无锡出资创办竞志女学、竞志女学校、模范小学、速成师范,商业半日学校。新中国成立前历任竢实校长,南菁学监,蚕业校长,江苏、江西、河南、福建各省视学,河南第一师范讲师,集美学校校长,福建教育厅秘书、上海致用大学校长、无锡县教育会会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被选为无锡市人大代表及政协特邀委员。他早年加入南社,一生57种著作。1961年6月19日因病在无锡逝世,享年89岁。

    是他,以“人类生存,社会必须与一切竞争,才能实现志愿”的办学器识,开创了东林中学一个多世纪以来波澜壮阔的育人局面,而他对师生提出的器、识、学、能、德的进取要求,不仅锤炼出东林代代学人内在的节操与意志品质、外在的“端正”态度胸怀与气象,更重要的是锤炼了所有东林人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与担当。

    他不该被忘记,也不能被忘记。

    一次又一次地踱步,我的思考渐渐明晰起来,我和他的对话应该让更多的人听到,要让所有东林的师生听到。于是,在学校校务会议上,我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得到了与会班子成员的一致认同。随后,在各条线各部门的协力帮助下,学校开启了润物无声的改变:师生自发捐资塑造的侯鸿鉴先生铜像屹立校园;总务处牵头通过对荒圮花坛的清理整治,建成一片“竞志广场”,同时在广场上将历来各界名人为学校的题词树碑立志,依托学生自主的广场活动和学校组织的各种广场集会,让广场和碑文所含的历史文化信息、学校文化意味在耳濡目染中传递给学生,让学生在含味咀嚼中获得精神上的陶冶和激励;校园中的一棵棵大树:厚壳树、丝绵树、香樟树、“侯桂”也以各自的故事,完成着侯鸿鉴精神对所有师生的述说;建成“沧一堂”,在追溯学校办学文化原点的寓意中,完成着对侯鸿鉴老先生创校功绩的最好纪念,堂中陈设的学校各时代发展照片,讲述着东林师生在发扬光大竞志精神中不断奋进的故事;建成百一楼——一栋中西合璧的复古图书楼,不仅钩沉侯鸿鉴先生一生酷爱书籍,在全国各地建立过多所图书馆的事迹,而且揭示出他对中华文化传承的态度,同时更传递了他对莘莘学子、后辈学人的期望。

    一次次大小会议的宣讲,一次次跟各界人士的沟通,一次次与专家同行的探讨陈述,通过校史的梳理,文化遗存的挖掘与营缮,我延续着与侯鸿鉴先生的精神对话,在一代先贤的涅槃重生中,我得到更多的启迪与教育。

    端“正”:一块石头托起的庄重

    对于东林中学这样一所办学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学校,如果说它没有校训,那是不可思议的,而如果有,却被遗忘了,却是更为可怕的。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又一次开始了学校文化的爬抉,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泛黄的故纸堆里,我找到了它——“端正”。那么朴实,却又那么地震撼人心。同时我也恍然大悟,遗忘正是因为它的朴实,它的刊落繁华,遗忘同时也意味着不再有人还在体悟着那朴实背后所蕴含着的厚重,那些文化、那些历史。我们呼唤发展、创造,却往往忽视了自己站立的地点和脚下的基石。我找到的那一刻,一种强烈的冲动涌上心头:既然命运把我和这所老校连结到了一起,就让我来为它做点什么吧,我要帮助所有的东林人把遗忘的校训重新找回。

    找回的第一步,是将校训镌石树立,让它以醒目的方式时刻提醒师生:作为一名东林人应该有怎样的态度、言行、修炼和抱负追求。

    校训石立起后不久,我亲眼看到一名学生小跑着奔过去,嘴里高喊着,“啊,端心啊”,几乎让我哑然失笑,的确,由于镌刻时用的是行书,“正”、“心”形似,造成了学生的误读。电光火石间,学生的误读也提醒我,校训从误读到正读、从嘴上到心中,从认识到行动,都需要我们付出更艰巨的涵泳功夫。

    找回的第二步,是结合继承和发展,完成校训的开发性释义。

    《广雅 • 释诂一》中道:端,正也。端庄正直也。端正,是为人之目标,仪表行为品德皆要端正。“端正”作为校训,则更明确地要求我们必须做到:“正德正学正身”。“正德”源于《尚书•大禹漠》。《中庸》诠释“正德”含义:尽人之性,以正人德;尽物之性,以正物德。意即“端正德行”。端正品行是最重要的,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学校的根本任务就是帮助学习者端正学习态度和学习目的,澄清价值取向,掌握科学方法,坚定求真信念,培养健全人格。学校是弘扬真理、澄清谬误的场所,具有正学之功能。“正身”,是指每位师生在思想、行动、待人方面要光明正大,成为社会的楷模。

    楹”联”:一场情怀飞扬的故事

    2015年的一天,一位对学校有着深厚感情的退休老教师来到我的办公室,他给我送来一本书,同时也给了我一条建议,他说:“学校每一处风景都记载着深厚浓重的人文历史,应该给它们都配上相应的楹联,一来可以充分揭示它们内蕴的文化,让学生得到更多的校园感知,增进学生对学校的情感,二来也可以借此向师生传递我们独一无二的楹联文化。”

    老教师的建议启发了我,引起了我的重视,我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以师生为基础,搞一次社会性的楹联征集活动,这样不仅可以通过征集的过程来进一步宣传学校,而且可以让所有师生在参与活动中亲历学校文化的提炼和升华,从而加深对学校的认识与理解,激发作为东林人的自豪感、荣誉感和面向未来开拓进取的责任感。我的设想,得到了全校师生的热情支持。

    于是,学校围绕“百一楼”竞志女学图书馆、侯鸿鉴先生故居“沧一堂”,开始了向全社会有奖征集这两处建筑的大门楹联工作。为做好这项工作,学校在师生大会上展开动员,通过校园网和官方微信、社会媒体发出征联启事。

    楹联征集工作启动后,得到海内外广大楹联爱好者的热烈响应,辽宁、山东、河南、上海甚至加拿大、澳大利亚都有参赛人员纷纷寄来作品,学校师生也积极参与到其中,共收到作品280余件。最终经专家评定,评出一等奖3名、二等奖7名、三等奖11名、优秀奖18名、学生奖20名。媒体对我们活动的跟踪报道是这样的:

    辽宁的楹联爱好者田庆友创作的一等奖作品,“人身渺小沧海之中一粒粟,学问精深胸襟之内五车书。”获得专家们交口称赞。东林中学教师席伟兴创作的“百科雅集,百家、百年、百滋味;一身端正,正德、正学、正家国”,兼顾音韵、词句、意境,也获得了一等奖。学校初二(14)班学生陈涵怡的爷爷陈秋兴创作的“云映碧潭三千丈,春满东林百一楼”一联也从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镌刻在风景秀丽的映碧潭亭上,给学校浓重的人文历史又增添了一笔。

    “学校还精心挑选了4幅获奖楹联,分别挂在实验楼等几处重要建筑的大门上,“沧一堂”和“百一楼”两处建筑的大门楹联,力求美观又不失历史的古朴感。所有征集到的楹联后来汇总到2016年的学校年鉴,珍藏到校史馆。

    在学校的建设中,我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情结的人,“路虽弥,不行不至;事虽小,不做不成。”在师生的心中根植一棵校园文化的大树,需要每一位校长尽心尽力。如果用一句话来勾勒我的成长,那么我所能提供的只能是一个教育者、管理者在追寻文化的道路上留下的一串串足迹。

(此文发表在《江苏教育》2017.5)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