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人物>> 正文内容

谢蓉:于无声处听花开 此生愿为点灯人

作者:吕玉婷 文章来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9-09
点击数:

    9月8日,在第31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感动江苏教育人物——2015最美特校教师”表彰仪式在南京举行,20位在特殊教育一线工作的特校教师成为舞台上的主角,畅谈从教感言,接受观众致敬。其中,来自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谢蓉获最美特校教师提名奖。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享她的感人故事。

于无声处听花开 此生愿为点灯人

——记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谢蓉

  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校园没有普通中小学校的热闹,少了些孩子们追逐打闹时的放肆和嬉笑。她从操场边走过,疼爱地抚摸着孩子们的头,轻柔地将他们拥入怀中。孩子用优美的手语回应,口中偶尔发出不受自己控制的声音,但脸上的笑容如夏日里的阳光般灿烂。

  然而,在笑容的背后,这些可爱的孩子却听不到世间对他们的万千宠爱,也说不出天真烂漫的无忌童言。他们的父母曾多少次梦见孩子听见了、会说话了,可梦醒时分却以泪洗面。直到她走进了这个无声的世界,才用爱点亮了听障孩子及其父母心头的那盏希望之灯,她就是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谢蓉。(下文出现的听障孩子姓名均为化名)

  “从事残疾人教育,我觉得意义更大”

  出生于教师家庭的谢蓉从小就怀揣着一个美丽的教师梦。“受父母亲的影响,我和妹妹都走上了教书育人这条道路,我们一家四口都是教师。”尽管已在教师岗位上埋头耕耘了21年,但说这话时,谢蓉的脸上依旧浮现出对教师无上的崇拜之情,“但是……我想和他们不一样。”身为家里唯一一个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谢蓉的这句话意味深长。

  初中升学考试时,成绩优异的谢蓉获得了免费上高中的机会,与此同时,无锡师范五年一贯制大专班也向她敞开了大门。然而,她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费解的决定——毫不犹豫地将两者都拒之门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

  与普通教师相比,特校教师也许享受不到“桃李满天下”的幸福感,其职业发展空间也相对小很多,面对一群特殊的学生,他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却不一定能够收获相应的成就。这些,谢蓉并不是不知道,可她的态度却异乎寻常的坚定。

  当时,她的初中老师几次三番去她家中劝说,希望她能够重新考虑选择普师,但屡屡以失败告终。“我的父亲就在我所上的初中任教,一直到我走上特校教师这一工作岗位,我的初中老师每次在校园里看到我父亲,都责怪他‘耽误’了我的前途。”谢蓉笑着回忆道,“但我就想做特校教师,从事残疾人教育,我觉得意义更大。”

  谢蓉轻描淡写的解释并没有打消记者的疑虑。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她对特殊教育如此执著?难道她的父母就从未反对过?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没想到谢蓉几度情绪失控,落下热泪。

  “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繁忙,我是外婆一手带大的。从我记事起,外婆就是一个因工伤而截肢的残疾人,外公是革命烈士去世得早,她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抚养包括我母亲在内的3个女儿长大……”回忆往事,谢蓉早已泣不成声。记者这才意识到,原来谢蓉希望把在外婆身上感受到的身残志坚的力量,通过自己的努力,回馈给其他的残疾人群体,这就是她坚定投身特殊教育事业的最早萌芽。也正因为如此,曾试图劝说谢蓉选择普师的父母,也默默支持了女儿的意愿。

  “很多健全人由于不了解,总对残疾人抱有偏见,认为他们不如健全人,但如果真正走进残疾人的世界,会发现他们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缺乏平台和机会。”在谢蓉的眼里,残疾人的身体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他们在承受比健全人更大的社会压力的情况下,能够自强、乐观、追求卓越,甚至成为健全人的榜样,“我们要做的正是给残疾人更多关爱和信心,为他们搭建和普通人同等的平台。”

  “第101次的坚持一定会成功”

  采访当天,谢蓉的课在下午3:00,这是一堂两个高二班级混合上的英语课。“我平时带高三和九年级的英语课,就在前不久,高三毕业班的孩子结束了高考,所以我又接手了这两个班级。”课前10分钟,谢蓉边整理着教具,边与记者闲聊,“今年我们学校有5个孩子参加高考,全部考上了本科,2个考取了天津理工大学、2个金陵科技学院、1个郑州师范学院……”谈起孩子们,谢蓉的脸上满是骄傲与自豪。

  与一般的孩子不同,从特校中走出来的学生,极少会成为社会中的精英或某个领域的佼佼者,大多数也许连谋求一份普通的工作都困难重重。但是对于谢蓉而言,这些孩子就是至宝,他们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让她欣喜若狂。“记得刚到无锡特校的第一年,我担任语文教师,要教一年级小朋友说话,那时候如果孩子能发出一个正确的音或讲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谢蓉1994年来到无锡特校,当时学校还没有创办英语学科,小至一年级,大到高三,她一直担任着语文教学兼语训的工作。“教孩子说话其实是非常枯燥和艰难的一件事情。”谢蓉坦言,从孩子不会发音、不肯发音,到发不准音,再慢慢到清晰地发音,这个过程需要教师反反复复地引导和纠正,“仅仅一个汉语拼音的发音可能就需要10遍、20遍,甚至更多遍地重复,一个简单的句式要教上好几节课。”

  谢蓉至今清楚地记得她带的第一届学生小鹏。“他是当时班级里面发音最差的一个孩子,他以前只会乱喊乱叫,第一次开口说话花了一个星期,就是叫‘爸爸妈妈’。”那个时候,谢蓉总是拉着孩子的小手,让他通过触摸声带的震动和气流的变化,来感受发声的过程,她一遍又一遍地教孩子练习舌体操,即使讲到自己喉咙都哑了,她也不肯放弃。一个星期之后,尽管发音还不够清晰,但当在外打工回来的父母亲听到小鹏喊“爸爸妈妈”,顿时热泪盈眶,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孩子说话。

  1997年学校开设了英语学科,由于没有专职的英语教师,谢蓉被委以重任,挑起了兼职英语教学的担子。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谢蓉挤出一切时间自学英语专科和本科,刻苦钻研,不断提升自己的英语教学水平。

  然而,学习汉语对于听障孩子来说就已经非常困难了,英语则更不必说,再加上在听障孩子的生活中,英语的使用率几乎为零,孩子们对于英语的兴趣点也降至谷底。“健全人可以凭借英语的发音来记忆拼写,但听障孩子无法听音学词,只能死记硬背,要理解语法体系更是难上加难。”但是,谢蓉并没有气馁,她认为,从事特殊教育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有困难就接受挑战,迎难而上,我相信第101次的坚持一定会成功!”

  “我只是尽我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午休时分,谢蓉带着记者走进幼儿园的休息室。悄悄推开门,刚刚钻进被窝的孩子们露出了一个小脑袋。“宝贝儿们,你们睡了吗?”谢老师温柔地问道。“孩子已经摘掉了助听器,听不到了。”生活老师解释说。看见谢老师带着一个陌生阿姨进来,孩子们迟疑了2秒钟,立刻投来了暖暖的笑容,“你好”“阿姨好”……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孩子们努力控制声带向记者打招呼,这一声声问好尽管发音有些模糊,却无不让记者感到了听障孩子的自信、坚强和开朗。

  由于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有的听障孩子一开始会很自卑,排斥戴助听器,不愿意开口说话,甚至躲避健全人,但谢蓉对孩子们说:“耳朵和眼睛是一样的,眼睛看不清了要戴眼镜,那么耳朵听不清就需要戴助听器,这一点也不奇怪。”谢蓉的话渐渐打开了孩子们的心结,笑容又回到了他们的脸上。为了让听障孩子能够自信起来,谢蓉尽最大努力让残余听力相对较好的每一个孩子都能开口说话,而对于残余听力较差的孩子,她也耐心地教孩子们读懂唇语。

  采访中,会议室墙上挂着的一幅水墨画无意间映入眼帘:秋意正浓时,红叶枝头俏,八哥石上闹,动静结合、栩栩如生。“这幅作品是谢老师的学生刘军连夜作画,精心装裱,坐着公交车特意送来的,专门为了感谢谢老师……”谢蓉工作上的老搭档吕倩向记者缓缓道来。

  虽然患有听力障碍,但高中时候的刘军已显露出在美术方面的过人才华。然而,由于父亲身患癌症常年卧床,原本就贫困的家庭再也无力承担更多的经济压力,刘军一度产生了辍学的念头。谢蓉得知这一情况后,悄悄地为刘军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并每个月都在账户上存上一笔生活费,一直到刘军上了大学,谢蓉对他的资助仍然没有中断过。

  “千万不要放弃学习,你所喜爱的画画也要好好地坚持下去,其他的都不要担心!”谢蓉不断的鼓励点燃了刘军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艺术梦的追求。2010年,他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同时被两所大学录取。如今,已从长春大学油画系毕业的他,已是无锡市美术家协会和宜兴市油画学会会员,并在宜兴市徐悲鸿纪念馆办了个人画展。

  “要不是刘军送来画作,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吕倩告诉记者,谢蓉资助过的学生不止刘军一人,多年来,无论是自己班上的学生,还是其他教职工的孩子,甚至是学生家长有困难,谢蓉都义无反顾地伸出援助之手,但她从不在别人面前说起,大家都只是从受助者的口中才得知原委。

  然而,谈起这些,谢蓉却只是淡淡地说:“我只是尽我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些事都平凡得不值一提,在我看来,对特殊孩子精神上的帮助远比物质上的帮助更重要,我希望能够传递给他们更多的爱,教会他们感恩与尊重,从而让他们更好地做人和生活。”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