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人物>> 正文内容

陈素琴:用大爱点亮残障孩子的“心灯”

作者:潘玉英 李旭 文章来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9-09
点击数:

    9月8日,在第31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感动江苏教育人物——2015最美特校教师”表彰仪式在南京举行,20位在特殊教育一线工作的特校教师成为舞台上的主角,畅谈从教感言,接受观众致敬。其中,来自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的陈素琴获评最美特校教师。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享她的感人故事。

用大爱点亮残障孩子的“心灯”

——记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素琴

  她每天面对的,是一群不一样的孩子。这些孩子有的看不见,有的听不见,有的甚至有多种生理障碍,他们生活在常人难以想象的世界里。但这些孩子又是幸运的,他们有她这样一位天使,用超乎寻常的爱心、信心、耐心坚守着特教这份特殊的工作,守护着这些特殊孩子的成长,她就是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素琴。她的付出和坚守也得到了孩子们的回报,孩子们亲切地称她为“陈妈妈”。

  为孩子筑起更加宽广的成长跑道

  “‘今天,我和同学到操场打篮球,我很高兴。’陈老师,我会写一整句话了!”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五年级培智班学生刘斌高兴地告诉陈素琴。如今,刘斌这个从前考试成绩极差的学生能在作文里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并能一口气写出200多字的作文了。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这对于一个普通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来说,是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句子了,写个200多字的作文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对于语序颠倒、常常不知其在说什么的残障学生来说,要学会写连贯的、通顺的语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陈素琴说:“一个正常孩子几分钟就学会的事情,但对于这些残障孩子来说,可能要学一两个月,甚至一两年。我们做教师的,必须学会放慢脚步,不断重复那几个动作,直至孩子们真正学会。”为了提高孩子们的书面表达能力,陈素琴要求他们每天写一篇日记和一篇读后感,日记不会写长的就从最简单的一两句话开始写起,读后感写不来就从书上摘抄,把自己认为优美的句子抄下来。陈素琴就这样手把手地、不厌其烦地指导学生,一年后,学生的写作、阅读能力都有了极大地提高。这仅仅只是陈素琴大量繁琐的教学的一个缩影。

  今年41岁的陈素琴,1992年陈素琴考上了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在校期间,陈素琴就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学生,她不满足于中等师范专业的文凭,又参加了大专自考。1996年,陈素琴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成为特教战线上一名光荣的教师。在教授残障学生的过程中,陈素琴发现,先天或后天的生理缺陷都让他们在自我接纳、生活适应、认知行为以及情绪调节等方面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心理困扰,内心比较自卑,对生活和学习缺乏自信。如何打开他们的心扉,让他们以一种积极向上的自信心态面对生活,陈素琴认为,这是残障孩子最急需解决的问题。于是,她便找来一个个聋哑人的励志故事激发学生的斗志,与学生促膝谈心,努力激发残障学生的内心渴望与追求,帮助他们逐步树立起生活、学习的信心。在陈素琴的耐心指导下,孩子们的学习信心大增。在陈素琴接手的2007年的那个毕业班,14个学生中原本只有2个学生想读高中,半个学期后,班里就有8个人想读高中,到了第二学期班里已经有11个人要读高中了,班级学习氛围浓烈。在陈素琴与学生的共同努力下,2007年的那个夏天,全班14个学生中有11个考上了高一级学校。那一年,是宜兴市特殊教育学校历史上录取高中人数最多的一年,这一届中有两位学生还考上了南京聋人普通高中,实现了学校办学历史上“零的突破”。这一届学生中有5名学生考上了大学本科。其中,学生谢超就读了长春大学特教学院油画系本科,2014年1月在宜兴市悲鸿艺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受到了社会好评,谢超还被吸收为无锡市画家协会会员。

  “尽管有着不同程度的生理缺陷,但他们也有一颗纯真的心,去感知这个世界的喜怒哀乐,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感受。”陈素琴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些孩子们将来能够走上社会,自食其力。为了提高自身的专业水平,为残障孩子们筑起更加宽广的人生跑道,陈素琴不断进修学习。大专毕业后,1999年,她参加了江苏教育学院专升本函授,学习汉语言文字教育专业,2002年拿到了本科学位。除此之外,陈素琴还参加各种专业培训班。为了让教学更有实效性,陈素琴积极参加教科研活动,小到连一个哑语手势都要研究半天,手势是不是打大了,语句该怎样尽量简洁,大到参与了无锡市教科院和华师大联合进行的孤独症儿童康复教育的研究,撰写的论文在国家级、省级、市级等评比中多次获奖。陈素琴还多次承担省、无锡市、宜兴市级公开课,并受到好评。

  没有爱就没有真正的教育

  当记者走进陈素琴担任班主任的培智五年级班的教室时,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正临近尾声。教室里,一名瘦小的男孩兴奋地从陈素琴手中接过一张学期表彰奖状,脸上洋溢着热情与快乐。这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名叫马嘉豪,在学校老师们的印象里,一年多以前,当他刚刚转学到陈素琴老师的班上时,还是一个缺乏自信、极度自卑的孩子,站在陌生的老师面前索索发抖。不仅如此,当时他在学习上也困难重重,除了认识少量的汉字,连握笔都不会,数学能力更是仅仅知道“1+1=2”。

  打那时起,陈素琴便处处留心马嘉豪的学习和生活。在课堂教学中,她从最基本的握笔教起,手把手地教他写字、识字,以及20以内的加减法等;在课余时间,总是主动与他聊天,帮他洗脸、剪指甲、缝补裤子等……经年累月的耐心和爱就就像是一把神奇的钥匙,悄悄开启了马嘉豪的心扉,使他慢慢自信和开朗了起来,不仅如此,每次作业他也都能按时完成,字迹工工整整。在一次作业中,马嘉豪做对了98题中的95题,这一切陈素琴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作为培智班的班主任,帮孩子们洗澡擦身、带他们看病吃药、甚至清理地上的粪便是再也平常不过的工作。周辉是陈素琴的班里的情况非常特殊的一个孩子,他同时患有智力障碍和听力障碍,自理能力很弱,他的父亲是残疾人,爷爷年事已高,在这样困难的家庭环境中,周辉不像班里的其他孩子能得到家人的悉心照料。为了帮助周辉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陈素琴每隔两天就会帮他洗洗头、擦擦身子,有时还从家里带来自己孩子的干净衣服、鞋子,甚至买来新的鞋子、袜子给他换上。天气稍有转凉,她就从家里带来被子、海绵给他铺上。如今,周辉不仅自己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还是积极协助老师擦桌子、拖地、整理课桌椅,是“任劳任怨”的“劳动标兵”。

  语言上的障碍沟通、孩子内心的敏感、不稳定的情绪,使得特教教师在大部分教学时间里都重复同样的教学内容,有时还会遇到一些突发状况。“工作时辛苦或疲劳是难免的,但是同时也是‘甜蜜’的,”回忆起与班上孩子们相处中的点点滴滴,陈素琴的嘴角扬起了幸福的微笑,长期的朝夕相处,使孩子们对“陈妈妈”产生了深深的依恋,“有时,他们看见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喊‘妈妈!妈妈!’”孩子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总是让陈素琴在辛劳之余感到莫大的幸福。

  在特教讲台上,陈素琴一站就是19年,很多像马嘉豪、周辉这样的孩子都在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中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说起这些孩子的成长故事,陈素琴总有着说不尽的感触。在她心里,特殊教育是一项充满爱的事业,“没有爱就没有真正的教育。”她的爱心和耐心如春风化雨,帮助这些特殊孩子迈过了成长道路中的一个又一个的关卡。

  让更多的家庭理解特殊教育

  多年来,陈素琴一直保持着与残障孩子家长的密切联系,她更加理解他们的内心感受,了解他们的心结所在,“对于残障孩子家庭而言,他们心中始终有一块沉重的巨石。从他们将孩子送进特殊教育学校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更渴望了解,孩子长大以后能做什么、怎样自立。”在很多家长的心中,陈素琴不仅是一位知心、热心的朋友,更是他们开展家庭教育的专业支持者。

  周晨是曾经是陈素琴班上的一名聋生,在他刚刚入学时,他的妈妈一度对孩子的未来生活充满忧虑。为了帮助孩子的妈妈调整心态、树立信心,陈素琴长期不间断地通过电话、QQ想她反馈孩子在校期间的点滴进步,指导她如何在家里与青春期的儿子相处,还向她介绍聋人取得成功的事迹,“你的孩子仅仅是听不到,他一样可以读高中,上大学,谋求一份好的工作,自立自强。”毕业那年,周晨顺利考入了南京聋人高中,他的妈妈充满感激地说:“我儿子除了听不见,现在他能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为他而骄傲。陈老师,谢谢你!”

  培智班的教学内容看起来大都浅显易懂,“孩子在这里能学到什么?”是一些家长心中最大的困惑和疑虑。面对家长们的担忧,陈素琴用自己从教近20年的经验与智慧,以专业的教育方式,帮助这些孩子改善和成长,赢得了学生家长们的无数赞誉。

  今年,患有孤独症的13岁男孩樊逸晨转学到陈素琴的班上。刚来的时候他总是无法安静下来,时常发脾气、在教室里走来走去。陈素琴利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循着孤独症儿童的心理特点,让他逐渐安静了下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点滴的改变在樊逸晨的身上悄然发生。谈到儿子近来的变化,樊逸晨的妈妈欣喜地说:“他变得开朗了、爱笑了,不但能和同学们和睦相处,和家人的交流也多了起来。这都多亏了陈老师悉心的照顾和专业的教育方法!”

  这些年来,陈素琴经常为乡镇康复员和残障儿童家长开展康复知识讲座和技术指导,制作了上万字的课件,将自己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倾囊相授,把专业的特殊教育传递给更多有需要的人,使更多的残障儿童受益。当康复员上门为残障儿童提供服务时,不能判断孩子的症状时,便会打电话前来咨询,她也总是耐心地给予专业的解答。

  近20年来,陈素琴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默默书写着对特殊教育的执著与忠诚,用爱心点亮了他们的“心灯”,以特殊教育工作者的专业精神为残障孩子们筑起了属于他们的成长天地。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