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校长视点>> 正文内容

钱科英:童年是开启幸福的钥匙

作者:无锡市春城实验小学校长 钱科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11-10
点击数:
  著名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指出:“儿童时期是每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童年对环境中的人、事或物的体验,多半影响成长后的生活方式”。现代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的研究也支持这样的观点:一个人在童年时期的经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转化为早期经验在潜意识中永远的储存下来,成为一种不能被人察觉的观念和想法,并在成人后不自觉的影响人的行为。许多西方著名的大家如卢梭、蒙台梭利、裴斯泰洛奇、马拉古奇、荷尔德林、布约其沃尔等以及当代中国教育学者周国平、刘晓东、黄武雄、王一军等对于童年的都有精彩的论述。“童年是开启幸福的钥匙”,正是在学习大家的基础之上,对童年价值的由衷肯定,对学校办学方向的再确认。
  一、童年是开启幸福的钥匙
  柏格森认为,整个人生就是一个连续变化和绵延的过程。从生命形态来看,肉体生命与精神生命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从发展的角度来看,过去、现在和未来构成了一个连续不断的生命历程。拥有幸福的童年,对于整体的人的发展具有着非常重要乃至决定性的影响。
  ㈠幸福是童年本身的追求
  长期以来,童年被功利主义的阴霾所笼罩,在“应试化”的歧途上渐行渐远,为了让儿童获得高分、进入名校,也为了将来能“出人头地”或“光宗耀祖”(这是目前国内所谓成功学大师竭力鼓吹的),儿童很早就被成人绑在了应试的战车上,片刻不停地冲向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于是,童年在充满了对学习的焦虑和恐惧、疲劳、缺乏爱好甚至厌学、学习动机降低、无法有效地集中注意力、习得性无助中度过,这种无视儿童生命的脆弱性和未成熟性的做法,严重伤害儿童的身心,使得大部分儿童的童年毫无幸福感可言。
  早在350年前,卢梭就警告人们:在万物的秩序中,人类有它的地位,在人生的秩序中,童年有它的地位,应当把成人看作成人,把孩子看作孩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成一些年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刘晓东博士在《解放儿童》的序中也痛陈:让婴儿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让吃奶的婴儿大啃牛排,我们也许觉得荒唐,然而对于儿童教育,我们却不知不觉天天在做类似的事情。于是,童年消逝了,为了不确定的未来,童年的幸福被牺牲了。
  事实上,童年占一辈子的四分之一,从人生的整体性来看,这一段时光的幸福,本身也是值得追求的,是必需追求的,否则,人生的整体性意义便受到了破坏,人的整体性幸福便显得残缺。又是卢梭提醒我们:童年不幸,一生也别想幸福,若童年是快乐的,那么即使以后人生是不幸福的,至少这段幸福的时光会为以后的生活准备活力和生命力。
  为此,荷尔德林在《许佩里翁或希腊的流亡者》中呼唤:关于童年,关于纯洁,我们没有概念。是的,只要他没有浸染在人的变色龙般的颜色里,孩子就是一个神性的生灵。他完全是他所是,因此才这样美。
我还要补充一句,他完全是他所是,所以才这样快乐,幸福!
  ㈡幸福的童年又是超越了童年本身的
  西美尔曾经提出:生命具有超越生命的能力。人生命的超越性主要体现在人在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活动中,不断突破现实的局限,迈向自己的目标。儿童生命的超越性表现出自身的特点:儿童内心充满幻想,对周围的现实世界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他们爱提问,好体验,活泼好动,酷爱游戏,喜欢自主探索和参加集体活动,同时,他们也具有发展自己,完善自己的内在冲动以及把目标转化为现实的潜在能力,这些特质既是儿童实现自我超越的依托,也是儿童追求自我超越的体现。因此鲁洁教授赞美儿童可以“是其所是”,更可以“是其所不是”。换言之,童年的幸福就是在幻想、好奇、游戏等过程中实现的,这种幸福,不仅是童年本身的追求,更具有超越了童年本身的意义,决定儿童将来的发展。
  刘晓东博士在《儿童精神哲学》中的两个比喻也形象而深刻地说明了这一点:“竹子的成长过程记录在一节节竹管上,过去的一节一节的竹管并没有因为新的一节的出现而消失,它们将永远保留在哪里,而且还是后继长出的竹管的成长点和支持者。那最早出现的似乎已经被否定的东西并没有消失,而是仍在发挥作用。对于成人来说,童年是支持他的根基和最早的几节竹管,他实实在在地存在着,尽管从表面上看,童年早已离他而去。”; “如同树木一样,那最初的年月被记录在年轮中最核心处,尽管它已被后来岁月所包围,但那最初的年月仍然发挥着核心的作用。童年,就是人这棵树最中心的年轮,它是人这棵树的树立,仍然在默默地滋养着人这棵树木。”
  然而,粗心的大人们看不到:当孩子们只是在玩耍、梦想,仿佛是在无所事事中挥霍着宝贵的光阴的时候,他们正在享受着人生最重要的季节——童年的幸福,他们的灵魂正在朝着某种形态生成。
  社会学家通过对一些典型案例的研究也支持这一观点:希特勒、玛丽莲•梦露、张国荣、陈宝莲等知名人士(名单可以列得很长),或成为历史罪人,或英年自杀早逝,共同的原因竟然是:他们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童年不幸,一生不幸,即使将来幸福,也是不完整的,童年幸福,便掌握了开启一生幸福的钥匙,更有可能在未来、在整体上获得最大成功。
  二、努力让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
  “童年的幸福”离不开成人的帮助和支持,离不开成人的呵护和培育。如何努力让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在小学教育中,必须确立尊重儿童生命特性的教育理念,必须努力建构适合儿童天性的校本化课程体系。
  ㈠确立尊重儿童生命特性的教育理念
  童年的幸福是与儿童生命特性高度相关的。我们非常赞同南师大王兴福教授的观点,尊重儿童的生命特征,应尊重儿童生命的整体性、独特性、超越性和自主性。
  1、面向儿童生命的整体性
  小学教育应促进儿童身心全面和谐发展,不仅要关注儿童的学业发展,更要关注儿童的生活质量;不仅要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更要保障他们的身体健康;不仅要提升他们的认知水平,更要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既要关注童年的幸福与欢乐,也要为儿童的未来谋幸福。
  2、关照儿童生命的独特性
  首先要尊重儿童的个体差异,使其个性得到张扬,教师要充分了解每个儿童在兴趣、特长、性格、认知风格、行为方式等方面的特点,引导儿童制定适合自己的学习目标,指导儿童构建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帮助儿童创造属于自己的学习生活;其次,要关注儿童的未成熟性,教师要肩负起保护和教育儿童的双重责任,既要保护儿童稚嫩的身体和心理不受侵害,也要保护儿童的童心、童真、童趣,还要促进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要杜绝训斥、体罚与变相体罚,取消不必要的考查、测试,减少低水平的、过多的课外或家庭作业,还要引导儿童参与丰富多彩的学习、体育、艺术、科技和社会实践活动。
  3、呵护儿童生命的超越性
  前面提到了童年幸福的超越性,教师如何珍视并帮助儿童实现这种超越性?首先,在日常的教学活动中,要保护儿童的好奇心、求知欲,尊重儿童好动、贪玩的天性,善待他们的追问和错误,支持他们积极、主动地去探索未知世界,去认识自己;其次,教师应该重视培养儿童的超越意识和超越能力,引导儿童志存高远,激励儿童通过实际行动不断向目标迈进;再次,在尊重儿童意愿和需要的基础上,调动儿童的积极性,指导儿童参与丰富多彩学习及游戏活动。
  4、遵循儿童生命的自主性
  童年生活不同于其他生活,儿童生命的成长只有经由自己的生活过程而不是其他的生活过程才能实现。只有尊重孩子的意见和想法,充分发挥儿童的主体作用,支持并帮助儿童自主地开展活动,才能帮助儿童经历自己想要的幸福童年。
  ㈡构建校本化的“幸福童年”课程体系
  春城小学的课程规划,源于江苏省锡师附小的“乐学教育课程”,但又有着自己校本化的构想,更加突出对“幸福童年”的意义与体验观照。
  1、课程目标:幸福童年课程的总目标是给儿童一个幸福的童年。具体为四维六品,四维即整体认识、能力发展、道德自觉、幸福体验;六品即充满活力的体魄、渴望进取的人格、懂得感恩的心态,日趋自信的品质、包容个性的胸怀、体验幸福的能力。
  2、课程结构:从形态结构上看,幸福童年课程是对国家课程、地方课程、校本课程的有机整合与整体结合,我们将对国家课程中的学科课程进行必要的替代,对国家课程中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及地方课程、校本课程进行统整融合;从内容结构看,可以概括为三类六型:学科文化类(基础型+拓展型)、活动体验类(探究型+人格型)、自主建构类(选择型+集体型)。
  3、课程内容:以活动体验类为例,我们将努力开发适合童年生活的、更能体验幸福的校本活动;如:100个童年游戏、100种生活小窍门、100种美食、100种科普小实验、100本好书、100位名人、100首名曲、100幅名画、100处风景名胜等。
  4、课程实施:强调四个层面的联动。一是级部层面,着力按照级部学生的年龄特点整合各个课程开发,开展带有一定主题的综合活动,以落实课程体系的要求;二是学科层面,按照基础性版块、拓展性版块、探究性版块的要求有机结合;三是班级层面,班集体建设、班级学习、班队活动要按照课程体系的要求,结合班级特点,进行整合,推进“特色班级经营工程”;四是教师层面,我们提出了要确立“超越学科”的课程意识,教育教学工作要从全局的高度、学生全面发展的高度、以学科教学为线索,全面落实课程体系的要求,最终实现学生的幸福成长。
  5、课程评价:幸福童年课程的评价,在兼顾目标取向与过程取向的同时,更加追求主体取向,强调学生和教师的参与体验、意义建构。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