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人物>> 正文内容

【我身边的好老师】朱怡虹:用心浇灌 让爱闪光

作者:邵志华 文章来源:无锡教育网 发布时间:2014-09-22
点击数:

    从一名班主任,到年级组长,再到教导处主任,无论身处哪个岗位,她都以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态度来工作,把根深深地扎在第一线的教育教学土壤中。她用关心、信任和激励,把阳光的种子播进学生的心间,把奉献的种子撒进教师的心田。她是连元街小学的朱怡虹老师。她说,“作为一名教师,心中一定要有爱,对职业的爱,对孩子的爱。”

    亦师亦友 融洽师生促交流

    朱怡虹始终记得自己教的第一届学生。刚刚踏上教育工作岗位,面对着比自己小了仅十来岁的孩子,她想,“我要像知心姐姐一样和他们做朋友”。“亦师亦友”,朱怡虹为自己的教育方式定下了基调。六年悉心教导,这届学生与朱怡虹的感情特别深厚。2001年毕业至今,十几年过去,他们仍然和朱怡虹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工作上遇到困惑,生活中遇上难题,都会找朱怡虹商量。有一年同学聚会,恰好是朱怡虹生日,学生们买了生日蛋糕为她庆祝。“他们站起来给我唱生日歌,说,朱老师,当年你站着给我们上课,我们坐着听课,现在你坐着听我们给你唱歌。”回忆当时的情景,朱怡虹仍然觉得激动。

    随着年岁渐长,朱怡虹与近几年带的学生之间,慢慢变化为类似于母亲与孩子一样的关系。朱怡虹平时对学生比较关心,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地关怀。学生们对她也非常亲热,外出旅游,拍了好看的照片,会第一时间发给她欣赏;晚上去爬山锻炼,也会发一张爬得满头大汗的照片,让她点赞鼓励……“喜欢一个老师,自然就会喜欢这个老师的课。”朱怡虹说,师生间的这种融洽交流,对于教学是有促进作用的。

    而融洽交流的前提,是“走进他们的生活,倾听他们的想法”,这样学生才会愿意吐露心声。朱怡虹班上曾有一个男孩子,上课坐不定,作业不肯写,朱怡虹每天都要花不少时间在他身上,督促他把功课完成。孩子一开始很抵触。后来朱怡虹了解到他非常喜欢玩一种小游戏,便以游戏为敲门砖,与孩子建立起共同语言,让孩子对自己产生亲近之心。此时再与他讲功课,他便渐渐愿意接受了。

    耐心陪伴,守护学生共成长
   
    朱怡虹之所以选择成为一名小学教师,一来是从小崇拜教师职业,二来是因为喜欢孩子。谈起十八年从教感悟,她说最重要的是“要把爱心、耐心奉献给孩子,要让每个孩子看到希望,感受到学习的快乐”。

    刚上小学的孩子缺乏自律能力,课堂上调皮的孩子不少,但朱怡虹并不训斥他们,而是像慈母一样关怀他们,给他们时间来适应和改变。“有时候火一下子上来,我就跟自己数‘一二三’,把火压下去,然后再耐心跟他们讲道理。”同时她也会及时奖励班里行为习惯比较好的孩子,为其他孩子树立榜样。为了牢牢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朱怡虹在教学中特别注重动静结合。多媒体课件、小故事、小游戏,充满互动性的课堂让孩子们学得兴致勃勃。她的自制数学教具也颇受孩子们欢迎,“因为与众不同”,慢慢的孩子们也开始试着自己动手做一些学具。而这个过程,实际也是学生自主探究,参与数学活动的过程,对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大有好处。

    与家长交流的时候,朱怡虹也鼓励家长们对自己的孩子多一些耐心。有些家长要求严格,发现孩子的本子上有错题就很着急,朱怡虹跟他们解释,有些错误要允许孩子犯,没有关系,让孩子慢慢来,关键是持久学习习惯的培养。在课堂上,朱怡虹自始至终以培养学生良好习惯,提高学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为宗旨,因材施教。让孩子们从小学会认真听讲、清晰表达、准确读题、下笔记录,这将使他们终身受益。

    倾情奉献,一片真心为教育

    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朱怡虹一直担任数学教学工作,在本校数学教师中起着模范带头作用。她积极参加特级教师工作室活动,在学习与研究中不断打磨教学技艺;她勇于实践,在“新课程研究高层论坛”活动中,向来自全国的教师代表上展示课,获得好评;她坚持智慧教学,曾获华东六省一市课堂教学评比一等奖,江苏省“杏坛杯”苏派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展示一等奖,江苏省小学教师优质课评比数学学科一等奖;她积极投身教育科研,多篇论文发表在各级各类杂志上或在各级比赛中获奖。同时她悉心指导青年教师,听课、评课,指导备课、批作业、提优帮困、写论文,所带徒弟在省市课堂教学评比和论文比赛中屡屡获奖。

    2012年,朱怡虹开始担任教导处主任一职。对于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管理,她坚持规范,寻求操作性强、简单有效的方法。如今在连元街小学,“有效连元课堂”已成为一项青蓝工程的常规化检阅,执行“五严”规定抽查与反馈也已成了督促教师规范教学行为的常规工作,备课组按时“四定”活动,各学科丰富的教师培训,无一不倾注了朱怡虹的心血。

    尽管事务繁杂,朱怡虹始终把孩子的教学放在第一位,“教学质量是不能放松的”。需要外出听课、开会的时候,朱怡虹都会先把自己的课妥善安排好。如果活动是在无锡市内,下午结束后,不论多晚她都会赶回学校,把孩子的作业批改好,而备课之类的事情,则只能带回家做。

    在学校花得精力多,对家庭的关注势必减少。对于唯一的儿子,朱怡虹心有愧疚。“一般我回家的时候,总是看到孩子在静静地做着作业。”她说,“很多人以为有做老师的家长,会方便辅导,但其实从小到大我基本没有辅导过他。”不过随着儿子渐渐成长,朱怡虹和儿子之间慢慢达成共识。“他看到自己的老师很辛苦,对我也越来越理解。”说到此,朱怡虹露出淡淡的喜悦。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