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随笔>> 正文内容

你成长,我快乐——家有小儿初长成

作者:无锡市崇安区中心幼儿园 李邑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1-11-15
点击数:

  吾家小儿,名唤天立,取顶天立地之义也。倏忽间,天立已经六岁有余,其成长花絮,五彩缤纷、俯拾皆是。今拾得二篇,串联如下。
   “闲  话” 篇
  当我的孩子还在我的腹中孕育、看不出是男是女时,我就喜欢隔着肚皮对他说些悄悄话。有时疲乏得不想说话,我就斜躺着,让先生跟尚未谋面的小家伙对话。听着他低沉柔和的嗓音,看着他煞有介事编讲故事的表情,我非常享受,我想我的小宝贝一定也在享受。
  等到我的儿子呱呱坠地,我更爱跟他说话了,同病房的人笑我:“你现在对他说这些还不是白说,他又听不懂。”我回道:“他不懂就不跟他说,那他不就一直不懂了吗?再说,他即使真的听不懂也会有感觉。”回家坐月子期间,我会在喂奶时放放童谣磁带,更多的时候,我凝视着他的小脸蛋,叙叙生活琐事,说说“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念念记忆中留有痕迹的唐诗宋词,往往声情并茂,投入得不亦乐乎。我清楚地记得,天立出生一个多月的一天晚上,当我摇头晃脑地对他念完《春夜喜雨》,突然发现小家伙充满兴味地与我对视,而且面带微笑!我高兴得直嚷嚷,谁说婴儿听不懂大人说的话,他分明还能感受语言的美妙之处。此后,我对儿子说“闲话”说得更带劲了。
  在我的“闲话”声中,天立一天天长大,他满九个月会叫爸爸,长到十一个月会叫妈妈。当然,他并非语言天才,四五岁时还经历了假性口吃期,但他对语言和文字一直有着浓厚兴趣,形象记忆能力也比较好,最让我欣慰的是,儿子什么话都愿意跟我说,幼儿园里发生的事啦,小伙伴之间的闹腾啦,家庭成员的喜怒哀乐啦,他都会跟我说得津津有味,连我家的邻居都说:“你们母子真贴心!”
  寄  宿  篇
  天立喜欢绒毛玩具,常常和布熊、绒狗之类的小动物以假当真地交谈、做游戏。偶尔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一起玩,他就会兴奋莫名、热情过头,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捧出来给别人。一开始,家里人还以为他有恋物癖倾向,很快我就意识到,这是同龄人交往缺失的表现。想想也是,如今的独生子女,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封闭式的狭小空间内,抬眼望去,不是广阔的天地和撒欢的同龄孩子,而是居高临下的家长。怎样弥补这种缺失呢?蹲下来和孩子说话,多让他下楼玩耍,以孩子的眼光看待一草一木……我不断思考并尝试着。
  一日和好友闲聊,她的女儿比我的天立小几个月,我们谈起家庭教育的点点滴滴,心有灵犀、同感颇多,便约定以后带着孩子互相串门。“五一”长假里,好友一家人如约而至。小姑娘面对热情的天立和一屋子的玩具,乐不思蜀,要求在我家住一晚上。多好的契机!我与好友一拍即合,商定让孩子到对方家里寄宿,使他们体验非独生子女的感觉,能够与同龄孩子充分交流,互相学习、促进自我发展。当天小姑娘就寄宿我家。她心灵手巧,吃饭时使用筷子相当熟练。原本使惯勺子的天立马上提出要用筷子,他很努力地看着、学着,一顿饭下来,筷子已使得有点模样了。饭后的时间是孩子们自己的,玩玩具、做游戏、讲故事,这些原来经常一个人“自说自话”做的事,因为有了同伴的加入而意趣盎然。其间当然有摩擦、有口角,甚至有“动武”,然而用不着我们干涉,他们自己会商量、会妥协,直至“摆平”。几番理论之后,天立俨然小主人架势,却不再“唯我独尊”,小姑娘也没有了喧宾夺主的气势,掌握了时进时退的分寸。第二天告别时,双方其乐融融,忙着预约下次寄宿的时间。
  我们两家小朋友的第一次互访寄宿为时一天一夜,第二次延长为一天两夜,第三次呢?小朋友们已经自己商定了,要住三天呢!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