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论坛>> 教育随笔>> 正文内容

《梦中的我》——一节美术课引发的思考

作者:无锡市吴桥实验小学 顾文洁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1-06-03
点击数:

  《梦中的我》一课教后许久了。有些思绪的碎片总时隐时现,挥之不去又难以捕捉。

  我是以南柯一梦的故事作为这一节课的开场白的。故事结束,切入正题:同学们,你做过梦吗?梦中的你是怎样的呢?

  C高高举起了手:“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厨师,烧了很多好吃的……”教室里有人发出了窃窃的笑声。

  C停了下来,有些茫然无措,似乎感到了笑声中的某种不怀好意。是啊,说起梦想——总该是华丽宏大的,她怎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跟一年级的时候一样,一点“长进”也没有呢?

  一个美国的孩子可以毫无愧色地说:“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卡车司机!”他的父母亲也可以毫无心理障碍地骄傲地宣称:“我的儿子的梦想是世界上最棒的!”在当下的中国,恐怕我们绝大多数的父母达不到“职业没有高低贵贱”的共识,也难怪孩子们,看着他们胖乎乎的同班同学,会对她的梦想感到有些好笑。

  她的梦画出来了:用笔松垮,设色明朗,一如她的单纯个性。画面中她正热腾腾地烧着一锅美味的红烧排骨,松散下来的小辫子显示了她的忙碌状态, 圆鼓鼓的腮帮子跟她本人挺像, W语带惊恐(似乎还沉浸在那个可怕的梦里)地说:我做过一个可怕的梦!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在梦中在追我,我吓得拼命跑,跑啊跑就醒过来了!(此话一出,引发一片“嗡嗡”议论声,连一上来声称自己从来从来没有做过梦的小孩子也突然想起被怪兽在梦中追赶过。呵呵~)

  W灵敏聪颖,自小接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因此画画时很少出现同龄人眼高手低的痛苦,套用新课标上的话就是:能熟练准确地运用绘画语言表达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他的画:构图饱满、线条流畅,形象准确。

  L 也做了一个噩梦:斩断的头颅、掉落的钢刀,殷红的鲜血汩汩而出, 闪电、刀锋、寒光,吸食腐肉的秃鹫虎视眈眈,白白的纸片似的幽灵飘忽在断崖之上……

  L,苍白瘦削一个喜欢画画的的男孩。坐在教室的最后。即便是在讲述这样一个血腥的梦境的时候也是语气平淡,不急不缓。

  心理学家分析梦是现实的曲折反映。不晓得孩子的画面里是否隐含着一些心灵深处的秘密或是画者本人的性格密码。或许有一些,或许没有——他们只是喜欢画画,只是画了一个梦,如此而已。

  总是看到舞台上的少年儿童字正腔圆口齿伶俐地自我介绍:“我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全面发展的……”可是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全面发展志向远大的快乐少年。从这个意义上说,或许他们都是平常不过的孩子,是人群中的大多数,从来没有在瞩目的舞台上闪亮过。在经过了无数个有梦或无梦的夜晚, 他们会渐渐长大,成为自己生活舞台上的主角。看着他们的画,我会好奇地猜想他们的未来:C,会是一个亲和温暖的餐馆老板娘吗?W,或许会是一个手脑灵巧的机械工程师吧?L呢,还是那样瘦削苍白,一个头发凌乱满面风霜的自由画家?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轻轻地推开文学那扇窗[ 07-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