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亲子学堂>> 心语信箱>> 正文内容

今天我们怎样做家长(三):在功利的时代我们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17
点击数:

  现实中有很多焦虑的家长。焦虑——似乎成了这个时代家长的通病。在跟家长探讨为什么焦虑时,一位家长一针见血地指出——“功利才会焦虑”。这句话给我很多的启发。当我发现家长的焦虑,努力去告诉家长不要焦虑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很好地去思考焦虑背后的原因。


  细细想来,确实如此。家长为什么焦虑?因为家长太爱自己的孩子,太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他们所希望的“成功”。而这一切的背后,又是为了什么呢?家长爱孩子,这是天经地义的。很多人认为,家长的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但是,我觉得,当家长以爱孩子为理由,要求孩子必须获得他们所希望的“成功”时,这种爱就带有了功利的色彩。这样的说法也许有些尖锐。但事实确实如此。

  我始终认为,爱孩子,就应该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而不能为了所谓的“成功”——譬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样的论调而强迫孩子。也正是在这样的成功观面前,家长变得很焦虑。深究一下焦虑后面的原因,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功利。可以说,越功利,越焦虑。当家长在自家孩子面前喋喋不休地夸着“别人家的孩子”时,深层次的根源就是家长觉得“别人家的孩子”让“别人家的家长”脸上有光。

  那位家长接下来又说:“根子是社会评价标准功利化了。”很多家长都知道功利不好,但还是摆脱不了这种价值选择,因为家长觉得社会是功利的,在功利的社会我们别无选择。这样一来,家长就非常心安理得——社会是这样的,别人都这样,我们只能如此。

  真的是这样吗?社会不就是一个一个的个人组成的吗?这个社会的家庭教育观念,不就是很多家长的观念的反映吗?我们明明知道这样的价值标准不正确,只因为“觉得”别人在这样选择,所以我也只好这么选择,不然,我的孩子就会吃亏。

  这里至少存在两个问题:首先,家长自己成了自己不认可的价值观念的推波助澜者。其次,为了这个自己并不认可的功利的价值观,放弃了自己的选择。然后安慰自己说,不是我要这样,我也很无奈。明明是自己的责任,还觉得自己没有责任。


  是社会越来越功利还是我们越来越糊涂?我想说——“在功利的时代我们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而且必须有明确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或者说我们还是应该坚守一些东西,不然,我们就会生活得很纠结,很焦虑。

  选择什么?坚守什么?卢新宁在北大中文系2012年毕业典礼致辞《在怀疑的时代依然需要信仰》中的一段话,说得很好,她说:

  “我唯一的害怕,是你们已经不相信了——不相信规则能战胜潜规则,不相信学场有别于官场,不相信学术不等于权术,不相信风骨远胜于媚骨。你们或许不相信了,因为追求级别的越来越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待遇的越来越多,讲理想的越来越少;大官越来越多,大师越来越少。因此,在你们走向社会之际,我想说的只是,请看护好你曾经的激情和理想。在这个怀疑的时代,我们依然需要信仰。”

  她在讲话中还提到,她的一位清华毕业的同事说的话,

  “这个社会更需要的,不是北大人的适应,而是北大人的坚守。”


  这些话,也同样适用于我们。想想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喜欢怎样的人?单位选择员工,家长评价女婿,放在第一位的是什么?我想肯定是人品。因此,家庭教育最根本的应该是要培养一个好人,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我们要坚守的,就是这样的一种价值选择。明确了这一点,就明确了家庭教育的方向。


  《拆掉思维里的墙》的作者古典老师用十六个字总结了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信息过多,思考太少,永远在线,随时干扰。”在这样的时代,如果没有基本的价值判断,就会迷失方向,就会焦虑纠结。诗人艾略特在一首诗中写着:“我们在信息里面失去的知识,到哪里去了?我们在知识里面失去的智慧,到哪里去了?”智慧比知识、比信息更重要。


  人生需要智慧,做一个好家长也需要智慧。智慧的人拥有整体性思维的能力,善于从整体上地把握事物。生命是一个整体,人生是一个过程,对人生成败得失的判断,不能只看某一点,而要考虑生命的整体。人生就像马拉松,起跑线上的分秒必争只对短跑有意义。现在的很多孩子不是输在起跑线,而是“累死”在起跑线了。这肯定不是我们所要的结局。其实,人生整体上的圆满比某个时段的出彩更为重要。有了这样的价值判断,在纷纷扰扰的竞争中,我们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面对,理智选择。

  所以,在功利的时代我们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正如杨东平教授所言:在大环境暂时改变不了的时候,面对“是给孩子提供一个避风港还是第二战场,是让孩子多睡一小时还是多上一门课”的问题,家长的选择至关重要。

  参考文章和书籍:
  卢新宁《在怀疑的时代依然需要信仰》
  傅佩荣《哲学与人生》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