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现在的位置: 梁溪书苑>> 梁溪书评>> 正文内容

想象力:出版的第三次革命

作者: 文章来源:凤凰书评 发布时间:2016-09-29
点击数:

《小天使的世界1,2》王予轩 著/绘 郑宏钊 译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武力、金融、文化一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类过去经历过武力致胜的时代,正在经历金融致胜的时代,未来将会进入文化致胜的时代。
 
  寻找儿童的想象力
 
  从事出版工作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人类的历史进程中文化的力量。事实上,自人类开始有了绘图和文字,文化的力量就一直若隐若现。不可或缺,但也充满了无力感。因为,人类还有武力和金融的力量!
 
  人类过去一直经历着武力致胜的时代,目前正在经历金融致胜的时代,未来人类将会进入文化致胜的时代。
 
  在金融致胜的时代里,人类的科学、宗教及哲学,似乎都被金钱、欲望挟裹,仁人志士哀哀然,忧思不已。但是,文化之光让我们看到希望,金融制胜一定会走向文化致胜,这个世界一定会好的!
 
  究竟什么样的文化才能改变人心?掠过那些固执己见、被欲望侵染的成年人,我们将目光投向儿童。我们要从娃娃抓起,让根基逐渐的蔓延,继而茁壮成长,这就是我们想要探究的“儿童文化”。
 
  “儿童文化”就要从儿童的世界里去寻求。“童真”、“探索心”是“儿童文化”最基本的标志,“想象力”是每个儿童特有的天质。这些可贵的儿童文化特质,也许将会成为推进人类文化更加多元、更加融合后,文化致胜的重要因素。但是,屡屡出现的中国孩子缺乏想象力的报道和事例,令人忧思满腹。
 
  于是,我们开始关注各种关于想象力的作品和图书,并且开始规划以“想象力拯救世界”为主题的《水木科幻文库》,希望它们能给每一个渴望发展想象力的学生带来收获。
 
  听到一些家长感慨,自己的孩子小时候总是会说一些特别有想象力的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想象力怎么追也追不回来了,多么令人心痛!其实,只要稍作调查就会发现,很多孩子都曾经说过让成年人震惊的话语,他们用诗一般的语言表达他们对世界的探索和认知,就像一位诗人曾经说的,“儿童的本质是诗的,诗的本质是儿童的。”但是,大多数孩子的这种想象力表达都被忽视、轻视,甚至被鄙视了,就像《小王子》中所说,成人们对数字情有独钟。如果你为他们介绍一个朋友,他们从不会问你“他的嗓子怎么样?他爱玩什么游戏?他会采集蝴蝶标本嘛?”而是问“他几岁了?有多少个兄弟?体重多少?他的父亲挣多少钱?”他们认为知道了这些,就了解了这个人。
 
  遗憾的是,真正的童心和想象力很少被记录和留存,实在可惜!每一个人都应当有这样一个记忆,即使是短暂的,我们都曾经是孩子,生活在想象里。
 
  应该有一些家长和教育者作为先行者,留存孩子们珍贵的想象力,让更多的人发现这些想象力,让人类更持久地保持这些想象力,无论他们年龄几何,身体怎样成熟!
 
  爱孩子,从珍惜他们的想象力开始
 
  8岁新加坡南洋小学生王予轩的姥姥,将外孙女自己画着玩,画完之后打算扔掉的图画收集起来,装订成了图画书——《小天使的世界》。王予轩的姥姥告诉我,她联系了好几家出版社,但是,他们都告诉她必须给足够的出版经费才能出版。在遭遇了各种闭门羹之后,她并没有泄气。她发现这些小孩子写的东西,画的东西,让她的同龄人看了非常开心,哈哈大笑,大人看了也忍不住从心底里笑到嘴角,特别幽默、可爱。这些真正的童话,与成年人写的看图说话、童话故事不同,别有一番想象力和童真。她相信,这不是没有价值的书!
 
  这些画册起初并没有打动我,反而让我疑虑,“现在的家长对孩子都溺爱到这种程度了?随便涂鸦的东西都要出版?”记得曾经有位大学者说过,40岁之前绝不著述,因为自己的沉淀不够,古人从不把有字的纸放在椅子上,因为对于文字的敬畏之心。  
 
  尽管有这种想法,出于礼貌,我想小孩子的东西简单,反正看看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可是看了之后,竟被孩子的童真和想象力震撼了。
 
  在小孩子眼里,石头、树、水,她接触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会说话,有感情的,他们和人一样,有性别,有年龄,有衣服有鞋子,但是,又和人类完全不一样,说不一样的话,有不一样的感情……被老师批评了,心里有了心事了,没关系,只要和小草聊聊天,和铅笔吐吐槽就疗愈了,他们相信这些“朋友”一定会理解他们那些和固执的大人们永远说不清的衷肠。而小狮子,小鸟,小云更是会说一些安慰孩子的话,这些话说到孩子们的心坎上了,而大人总是说不到位。
 
  上面这幅画中,小天使王予轩的世界里,苹果离开大树,不是因为它瓜熟蒂落,而是因为它想自由了,小云不会责备小苹果胡思乱想,而是帮助它实现愿望……最后,原来自由并不是无家可归,而是有了一个适合住的家。什么是适合住的家呢……我想每个大人看了都会忍俊不禁,但是,这就是孩子的真实想象啊。
 
  除了新加坡南洋小学生的绘本,我们还注意到了一个同龄北京孩子铁头的微博,因为太多的人口碑相传,这个孩子写的诗非常好。
 
  最初,我们也不认为他写的是诗,六七岁的孩子,能写几个字而已。但是,又一次仔细阅读儿童作品后,对他独特的想象力和可爱的童心惊讶不已。和新加坡南洋小学的学生一样,北京孩子铁头也面临繁重的学业,业余时间还要弹钢琴,但是,他竟然保存了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和童心,非常可贵,值得关注。
 
  新加坡南洋小学和北京史家胡同小学是友好学校,我们在史家胡同小学举办了《小天使的世界》的发布会,小作者王予轩还在现场和史家小学的悠悠小朋友结成了互助小组。我邀请铁头的妈妈也来到发布会现场感受一下孩子们也可以读同龄人写的书,并得知非常巧合的是,铁头也在史家小学分校就读。
 
  成人总会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衡量一个孩子,而铁头和王予轩都是幸运的孩子,他们的无邪童真和丰富的想象力幸运地被家里人欣赏、鼓励。
 
  铁头的妈妈参加了史家小学举办的,《小天使的世界》发布会后,深受启发。她将铁头微博发布的以及自己保存的铁头的诗整理后交给了出版社,于是有了《柳树是个臭小子》这本童诗。
 
  这一次我不敢再轻视孩子写的东西,认真地阅读后,惊喜连连。
 
  男孩子小时候淘气,将来一定有出息的说法早就过时了。学校里有学业要求,有纪律要求,比起法律法规更加严格,四面八方堵住了男孩子想淘气的各种机会,教育者们会用各种温柔智慧之道,让男孩子在可掌控的范围内淘气、撒欢儿,甚至帮男孩子设计正确的淘气方式,上房揭瓦之类无厘头的淘气方式,越来越没有可能了。可是,会写诗的男孩子,该如何在被管控的范围内,用诗来淘气?这一点,显然教育者们还没有准备好、设计好。于是,作为第一个读者,我有幸看到了各种花式淘法,前所未有:你说男孩子不如女孩子好管、省心。那他就写“柳树是个臭小子”,爸爸不如妈妈温柔,他就写“天下爸爸一样黑”。和王予轩一样,他的诗里“春天,性别:女,个性:害羞、爆发力强……”柳树:男,臭小子一枚……天地万物,各个与他心灵相通,置身于此,虽然面对无穷尽的作业和各种规定要求,他仍然感受得到自由和欢畅,他的想象力和童真尚存,他在令人惊讶地不断探索……
 
  想象力干涸的荒漠中,小铁头以诗歌为载体的想象力作品是否可以像沙漠中的一抹绿色,来唤醒我们内心深处那如孩童般的纯真,也给我们的孩子们,重筑起充满奇幻想象力的童话王国呢?
 
《地震》
 
如果
 
阳光
 
能拐个弯
 
就能
 
照亮
 
倒塌的房
 
大人
 
不用
 
在黑暗中
 
寻找
 
他们
 
爱的孩子
 
  同样是表达爱和温暖,但是,儿童诗里没有使用任何刻意煽情的语气和表情,只有非常独特的想象力,因此更具震撼力和穿透性,直击人心。
 
  每个人都在追求“自由”,那么,在孩子的世界里,什么才是自由?
 
  自由——如果我是一头野生动物/四周没有猎人/我在森林里踩着夕阳/像神一样徘徊。(摘自《柳树是个臭小子》,清华大学出版社)
 
  这首自由的诗,让我们看到了关于自由孩子的解读,简单,另一番的耐人寻味。
 
  孩子:想象力的本源
 
  6-12岁是少儿发育的两个高峰期之间的平稳期,这段时期的智力和想象力发育非常活跃和旺盛,是培养和开发少儿想象力的关键时期,同时成年人实施的教育的痕迹还没有烙上深刻的印记,是人生中最后的童真时光。
 
  无论教育如何改革,学校教育都难以避免同质化。而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多元化阅读来改善。
 
  在一些阅读推广活动中,总是有家长询问,孩子们阅读最值得注意的是什么?我的回答就是:“阅读最值得注意的是,避免阅读的同质化,一定要设法让阅读物多样化、多元化。”很多孩子迷恋同一个作家的书,一本接一本,十几本同一风格的图书连续看下去,比起同质化的学校教育,这样的阅读更糟糕!
 
  6-12岁这个时期,本真的想象力开发和童真的保护非常重要。虽然有著名的《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各种大人们哄孩子的童话故事,但是,真要比较的话,孩子自己写的故事,这才是真实的童话吧!这才是纯粹的儿童内心的世界吧!完全儿童的视角,儿童的认知,儿童的语言,儿童的想象。成人们可以看由同龄人撰写的读本,为什么儿童们却不能读同龄人写的童话和看图说话呢? 很多童话是老爷爷辈分的作家著作,虽然有美好的“风婆婆”,“云姑娘”,等等。但是,毕竟只是模仿孩子们的思维和语气,不是真实的孩子语言!孩子们本真的表达,这才是想象力的源头,才是真正的童真吧,40岁以上,受过各种教育熏陶后的成年作家,要想把自己多年被精雕细琢地教育过的痕迹抹干净,重回童真时代,像真正的孩子那样写作童话,谈何容易!
 
  在我们倡导儿童阅读多元化的时代,增加一项孩子们阅读同龄人富有想象力的原创图书,是需要的!孩子们的创作力有限,读这类作品一般不会成瘾于单一作者的作品,无需刻意,就可以避免同质化阅读。
 
  铁头妈妈告诉我,尽管铁头现在写的诗很受欢迎,大家都很喜欢,认为很有想象力,但是,这样的状况能持续多久,谁也无法保证。也许他也会像别的孩子一样,12岁以后就童真消逝了,即使是他有这样一直鼓励他的父母。
 
  这样的想象力是如此的珍贵,而且每个孩子都有,只不过有些孩子稍纵即逝罢了。铁头的诗集和王予轩的图画本出版后,我们也看到一些家长的反馈,说自己的孩子也曾经能写出很有想象力的诗,画过很棒的画,但是,被自己忽视了;而有些人甚至觉得孩子写诗画画是不务正业,那样家庭的孩子想保持这种想象力就更难了。
 
  孩子们的以文会友
 
  从孩子的表达我们可以看到,孩子们的世界虽然很幼稚很简单,但是,成年人却完全不懂,那些成年人写的儿童文学,和孩子们自己的表达截然不同,似乎是没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在有这样明显的代沟的情况下,只允许孩子们阅读成年人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童话,不允许他们自己以文会友,阅读同龄人的作品,这样的教育,难免有狭隘之嫌。
 
  几乎每个小孩子都在被大人精雕细琢着,开发智力为主的学校教育不可避免地在同质化。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每个小孩都被程序化地训练成大人,小孩子的童年在消失,而成年人却越来越任性,娱乐至死!孩子越像大人,大人们越是疯狂的喜欢。寻遍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们不得不在内心深处叹息童真的寥然无存。而这些童真如此珍贵,一旦跨越12岁,可能再也找不回来。
 
  安徒生在《月亮看见了》中写道:“远离了童真,也就远离了艺术。”这个童话的读后感——《花似艺术,叶如童真》,让人感慨不已。文中的话语一遍遍敲击着教育者的世界观:“其实,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做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人们关注着,只要我们有一点点的过错与反常,就会被他们纠正,因此,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去想孰是孰非时就已经默默地接受了成人的世界,我们被告知将面对一个复杂的社会……必须说话经过大脑,然后删除一些也许是对的但不应该的话……”
 
  《花似艺术,叶如童真》中写道:“我不禁一遍遍质问自己的灵魂——什么是最质朴的感情?我们还有机会犯天真的错误吗?”《小王子》中也写到“我们整天忙忙碌碌,像一群群没有灵魂的苍蝇,喧闹着,躁动着,听不到灵魂深处的声音。时光流逝,童年远去,我们渐渐长大,岁月带走了许许多多的回忆,也消蚀了心底曾经拥有的那份童稚的纯真,我们不顾心灵桎梏,沉溺于人世浮华,专注于利益法则,我们把自己弄丢了。”
 
  曾经听到过一首歌,叫做《单纯的孩子》:如果他是个单纯的孩子/那就让他单纯一辈子/如果他是个善良的孩子/那就让他善良一辈子/不要教他太多事/不要说他太多不是/不要让你的无知惊动他的心思……/我曾经是个单纯的孩子/我多么希望单纯一辈子/为何我懂这么多事/为何我懂这么多不是……/我想永远活得像个孩子……
 
  要想保存想象力的源头,也许应该从珍存孩子的童真开始。
 
  很多留存久远的经典,作者都有一颗美丽的童心,都能保持不变的初心。
 
  充满童真的成年作者的作品很美,但仅此远远不够,为什么不是真正的孩子的原创作品,这是我们一直在找的——童真!
 
  只有真正的孩子,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童真,源于童真的想象力是创新不竭的源泉。
 
  王予轩画完画后,自己默默地卷一卷,把它们扔到了垃圾堆。在她日常所受教育感受中,这些都是没用的东西。可是,有心的姥姥把这些珍贵的童心从垃圾堆拣出来,在新加坡和中国的各个出版社奔走,到处碰壁,终于让我们看到了真小孩自己的童话故事。
 
  铁头从6岁开始写诗,从他的很多诗里可以看到。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常常面临各种他不理解和难以接受的指责、批评,甚至训斥,而只有他写的诗,无论他写成什么样子,爸爸妈妈不再说他这不对,那不应该……在诗里,他终于可以按照自己想像的样子长大……
 
  这些离经叛道、“著书立说”的孩子家庭,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家长长期纵容孩子舞文弄墨,顺着孩子的思维和视角,说话行事,竟然也无比孩子气。看到那么多孩子被家长训练的毫无童稚,相比而言,看到这类被孩子们训练的,没有大人样的成年人,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
 
  铁头的妈妈讲起家里的事情,常常让我们爆笑不已,这个家里没有一个大人,全都是孩子,是个原汁原味的儿童世界。
 
  王予轩已经70高龄的姥姥,历经人世沧桑,依然童心未泯,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欣赏小孩子吧。铁头妈妈,小天使的姥姥,都特别喜欢和孩子们交流,过度热心地关心每个家庭的孩子,每次阅读会,铁头妈妈都会被家长和孩子们围住,她鼓励每个孩子阅读,劝说每个家长,不要总是把旅游的照片在朋友圈里秀,可以多秀秀孩子们写的诗,画的画,只要说是孩子做的,朋友们一定会点赞,孩子们看到叔叔阿姨的甜心点赞,会非常开心地画更多的图画,写更多的童诗,和看似呆板的学校教育相辅相成,让面临学业压力的童年充满乐趣。
 
  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在他们童年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总能找到一偶,完完全全属于他们自己,在那里,大人们不再琢磨必须管控、必须教育的问题,只是毫无顾忌地为他们点赞。
 
  这就是《水木童真想象力文库》的源起,把儿童的世界还给儿童,将那份珍贵的想象力细心珍藏在童真的世界之中。
 
  我们希望借助这套丛书,探索多元化的教育思路和有关教育的各种可能,让儿童载着童真之舟踏入他们漫漫的人生长河,并能一直保持用一颗童真之心去探索世界,去寻求自由。让源于童真的想象力和探索精神带来的鲜活的幸福感遍布他们人生的整个征程,愿好书改变人心。
 
[添加收藏]
更多